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二百零四章 不亦乐乎(中)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二百零四章 不亦乐乎(中)

时间:2018-09-13 星期二上午,东星和GM的第二轮谈判开始了,经过了一晚上的调整,苏栈一扫昨日的颓态,恢复了精明干练的样子。   侯龙涛省去了客套话,上来就直捣主体,「我们的招股价是两美金一股,每百分之一的股份折合六千七百万,预计的开盘价,最低也要三美元,每百分之一的股份折合一亿美元,这些价钱是给公平竞争的股民的。你们来到我这里,要求特殊待遇,却只给出每百分之一五千万的报价,这让我很难理解。」   「五千万只是有形的投入,没有把GM的无形投入计算在内。」   「什么无形投入?GM的名字?」   「没错儿,一旦咱们达成协议的消息被媒体一宣传,GM的名字将使东星的价值增长数倍,甚至数十倍。在这点上,我想你们不会有异议吧?」   「暂时算我没有异议,您接着说。」侯龙涛想看看对方到底有多么的「夜郎自大」。   「既然你同意我的说法,那就应该没有问题了。贵方开出来的价格是一亿五千万,我们认为GM提供给东星的无形价值大大的超过二十五亿美元。」   「就这样?」侯龙涛略显失望,「我来问您一个问题,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东星?又有几个GM?」   「嗯?一个东星,一个GM。」   「错,一个东星,十几个GM。对于我们来说,GM、福特、克莱斯勒、宝马,等等等等,没有本质的区别,跟其中的任何一家合作都能达到相同的效果。我可能还是小看了福特,如果没记错的话,曾经有一位美国总统说国,福特好美国就好。GM可不曾受过这样的评价吧?」   「您的意思是?」   「绝对的卖方市场,」侯龙涛一摊双臂,「价格方面当然是由卖方定。」   「卖方市场并不代表着可以漫天要价,贵公司的净化器垄断市场,在中国却只卖一百二十美元,为什么不卖一千美元?因为即使是垄断,也要考虑到买方的承受能力,更何况咱们现在所处的情况,是否收购那些股份并不会马上就影响到GM的生存和发展。」   「我方的开价超出了GM的承受能力?」   「当然不是,但是不合理,其它任何一个公司都不会接受的,大家都能分析出自己的加盟能为东星带来什么,所以它们的报价基本上会和我们的持平。」   「如果真如您所说,我岂不是没有必要现在就把股份出售给你们,等多几家发了报价,让你们先竞争一段时间,报价就会有所提升吧?」   「所以五千万只是我们的最初报价,所以才会有今天的谈判啊,呵呵呵,我们当然不指望贵方直接就会接受我们的报价。」   「那好,」侯龙涛点了点头,「咱们就来讨价还价,两亿。」   「嗯?」苏栈皱了皱眉,「您这可不是讨价还价,怎么比原先还高了五千万?」   「我当然会解释的,」侯龙涛摘下眼镜,捏了捏鼻樑,「您刚才的说法听起来就好像完成了这笔交易,只有东星沾了GM的光儿,就好像是你们手里百分之二十五的东星股份真的不会对GM有什么大的正面影响,事实可不是那样儿的吧?」   「那事实是什么样儿的呢?」   「我不否认,有了GM的加入,股民对东星的信心会有很大提高,反映到实质上就是股价的上涨,东星在国际上的知名度也会上一个大台阶,还可以进一步逼迫其它大的汽车企业购买我们的产品。但是,世界上最大的潜在市场是哪里?」   「中国大陆。」苏栈看出对方是要自己回答这个问题。   「对,中国大陆的市场我开发了还不到四十分之一,我们并不真的迫切的需要国际市场,国际知名度对我们来说更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估计上涨了,是咱们双方手里的股份都升值,不是只有我们的升,GM的保持原价;本田、丰田已经在帮我们做逼迫其它企业的工作了,我们并不真的需要GM,你们的加入不过是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加快我们扩张的速度罢了;」侯龙涛说到这里,在空中一攥拳,显得很有霸气,「你们得到了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就能得到百分之二十五的分红,东星现在的利润有多少,你们肯定清楚,东星未来的利润有多大,Sky is the limit。我的这些说法,苏先生是否同意呢?」   苏栈心里是很同意对面意气风发的年轻人的话的,但他绝不能把自己的这种思想表露出来,「侯先生有点儿太乐观了,市场环境、政治环境都是极不稳定的因素,很难说在不久的将来,会不会有更先进的技术出现。」   「虽然没有一项投资是保赚不赔的,但如果你们真的认为东星的优势在短时间内就有可能消失,咱们今天就不会坐在这里了。」侯龙涛重新戴上眼镜,「我觉得我已经把我方的立场阐明了,这是一桩互惠互利的生意,根本不存在GM进行无形资产投资的问题,一亿五千万是一个非常公平的价格,不过既然贵方想要讨价还价,我们也就只好从两亿叫起,否则你们会觉得我们没有诚意,一点儿利也不让。」   双方开始在价钱的问题上你来我往,几乎是寸土必争,一直到休会之时也没有达成一致,好在时间有的是,今天不行,明天再继续。   Michael Sha回到了酒店的房间里,拨通了一个纽约的电话,「你说的没错,侯龙涛这个人还真是有点能力的。」   「又遇到麻烦了?」   「没有,只是要说动他没有想像的那么简单罢了。」   「不着急,还有时间。那个姓苏的怎么样了?」   「已经没事了。」   「那就好,你在北京玩儿的开心点儿。」   「不用你说。」Michael Sha挂断了电话…   接下来的整整三天,到了星期五下午休会的时候,虽然双方的分歧在缩小,但真要达成双方都满意的协议,还需要假以时日…   星期六中午,侯龙涛和兄弟们一起把文龙送到了机场,几个人到得比较早,在候机大厅外面边抽烟边聊了会天。   「肏,这还是我第一次出国呢。」文龙揉了揉鼻子。   「怎么了?有点儿紧张?」   「还真有点儿。」   「没事儿,」大胖过来摸了摸了文龙的头顶,「糊撸糊撸瓢儿,吓不着。」   「去你大爷的。」文龙笑着把大胖的胳膊拨拉开了。   「说正经的,说正经的,」大胖板起脸,握住了文龙的双肩,居高临下的望着他,「孩子长大了,应该出去闯闯,见见世面。」   「你丫那个德行,滚滚滚,」文龙从大胖的身边蹦开了,「说的跟他妈我爹似的。」   侯龙涛看了一眼表,「别闹了,该进去了。」   刘南搂住文龙,走进了候机大厅,「教你的那几句话记住了吗?」   「Im from Beijing,China。I『m here for business。     My English is not very good。Passport是护照,Visa是签证。」   「Verygood。」刘南转过身来,「这小子没问题。」   「得飞多长时间啊?」文龙回过身,看着侯龙涛。   「十六、七个小时吧。」   「我肏,那还不坐死了?」   「哼哼,头等舱,就别抱怨了,是在没事儿干就拉个空姐儿逗逗贫。」   「行,我要是看上哪个,回头打电话告诉你,你先帮我看着。」   「没问题。」侯龙涛拉了拉文龙西装的领子,「虽然我已经打了招呼,毕竟是在外面,机灵点儿。」   「放心吧。」   「OK,滚吧,小丫那。」侯龙涛右手握住了文龙的右手,左手在他大臂上用力拍了拍…   十八小时之后,文龙走出了纽约肯尼迪机场,等候多时的田东华立刻上来跟他来了个拥抱。   「呵呵呵,华哥,我可不习惯这种美国习俗。」   「就是,谁愿意跟你抱啊?」左魏把田东华拨拉开了,沖后面招了招手,「跟她抱。」   一个大胸大屁股、长腿金髮的美女扭哒扭哒的走了过来,「林先生,我是您的专职翻译Tina,您有任何要求都可以跟我说。」她的中文相当的标準。   「哈哈哈,OK,OK,先拥抱一下儿。」文龙一把将那个洋妞抱住了,用力的捏了捏她的屁股,「一流儿货色。」   「走吧,走吧,」左魏拍了拍文龙的肩膀,「先回酒店再说。」   几个人来到停车场,上了左魏的宝马745。   一辆黑色的雪佛莱SUV也跟着发动起来,里面坐着四个俄罗斯大壮,副驾驶那边的那个拨通了手机,「叶卡捷琳娜小姐,那个中国人到了。」   「你们照顾好他。」   不远的地方,一辆凌志CS400里的几个亚洲人也在注视着左魏他们…   「文龙,先到我房间里来一趟。」田东华在门口向文龙招了招手。   「好,这就来。」文龙在Tina的屁股上拍了一把,「放水等我,咱们洗个鸳鸯浴。」他交代完才离开。   「那个女人是侯龙涛派来盯着你的?」田东华把自己套间的房门关上了。   「九成儿九。」   「最近情况如何?」   「哼,你说呢?」文龙给自己倒了杯洋酒,「为了向他证明我已经完全对玉倩失去兴趣了,我几乎天天都跟一些烂女人鬼混。」   「玉倩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自从侯龙涛逼他搬进新房之后,她就成了笼中鸟儿,」文龙一扬脖,把酒喝光了,作痛苦状,「我都一个多月没见过她了。」   「侯龙涛怎么会放你过来的?」   「我跟他说我想过来跟你学学有关上市的事儿,他也乐得把我支走,省得天天怕我跟玉倩死灰复燃。」   「嗯,你先休息一下儿吧,咱们有什么都明天再说。」   「唉,歇不了啊。」文龙拍了拍自己的裤裆…   谈判的进展并不像预料的那么顺利,再加上昨天刚把自己最亲的弟弟送走了,让他一个人去闯龙潭虎穴,侯龙涛的心情有点郁闷,这是人类共同的正常反应,是不受控制的,并不会因人而异。   但每个人消除郁闷的方式就有所不同了,对于侯龙涛来说,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肆无忌惮的淫乱,不过她当然不会把爱妻们作为发洩不良心情的对象的…   施雅穿着一条蓝色长裙、一件蓝色半长袖女装,从小区里走了出来,脚下十厘米的Pump高跟鞋在石路上敲出清脆动听的「嗒嗒」声。   女人钻进了路边的一辆BenzS600里,抱住了后座上的侯龙涛,和他湿吻了起来,样子有点饥渴,「嗯…嗯…咱们去哪儿啊?」   「去医院。」   「医院?」   「你就别管了,」侯龙涛从旁边摸出一根粉色的振动棒,淫笑着看着女人,「你不是快要移民了吗?再好好儿的玩儿你几次。」   「你…你干什么?」施雅望着男人那张充满色慾的斯文面孔,知道今天又有的爽了,只觉下面的体腔已经湿润了。   「哼哼哼。」侯龙涛用行动作出了回答,他把女人长裙正面的一列金色的扣子全解开了,将浅肉色的裤袜和纯白色的Brief内裤从她的大屁股下面扒到她的大腿处,左手撑开她的阴唇,右手慢慢的把按摩棒连根送入了她的小穴里。   「啊啊…」施雅的屁股缩紧了,抬离了座椅,按摩棒很长,一直顶到了子宫。   侯龙涛又帮女人把内裤和裤袜穿上了,拿起一个遥控器,推开了开关。   「嗯…嗯…嗯…」施雅的脸立刻就红了,身子也抖了起来,双臂压在自己的小腹上,上身下压,就好像肚子疼一样,「啊…龙涛…」   侯龙涛搂住了女人的肩膀,隔着衣服揉着她的奶子,「慢慢儿享受。」   方庄离刘家窑非常的近,开了没几分钟就到了。   侯龙涛在头前开路,星月姐妹搀扶着面色潮红、目光迷离的施雅跟着他进了一座十几层高的居民楼。   在五楼的一套单元里,七位美女跪在地毯上,恭恭敬敬的迎接几位客人的到来。   最前面的是穿着和服的樱花玉子,身后使她的两个女儿,樱花清影和樱花飞雪,两个女孩都穿的是艳粉色的胸罩、内裤、吊袜带、乳白色的丝光长袜和白色的高跟鞋。   再后面是「春夏秋冬」四忍,她们也都只穿着内衣、吊带袜和高跟鞋,春忍的是嫩绿色,夏忍的是火红色,秋忍的是浅黄色,冬忍的则是纯白色。   侯龙涛喜欢这种充满多锺女人香气的房间,一进来就让人精神为之一振,「都起来吧,」他轻浮的挑了一下玉子的下巴,「说多少次了,你不用见我就跪。」   「谢谢主人。」美女们都站了起来。   侯龙涛坐到一张柔软的躺椅上,椅背的角度使他能舒舒服服的看到整间屋子。   四忍凑过去,两上两下的为男人宽衣解带。   「嗯…」侯龙涛庸懒的扭了扭脖子,在家的时候,更多的是他伺候几位老婆大人,到了这,他可以完完全全的当大爷。   玉子背对着男人,在女儿们的帮助下,把和服脱了下来,白色的衬衣顺着光滑的背脊滑落到地上,露出了丰满的性感身体,雪白的圆臀肥美鼓翘,丝毫不输给她的女儿。   侯龙涛已经是赤身裸体了,春忍和秋忍跪在他的两侧,在的胸口亲吻,冬忍和夏忍在下面舔舐着他的双腿。   星月姐妹把施雅架了过来,帮她在男人的双腿间摆好了姿势,把她的长裙捲到腰上。   施雅撅着丰臀,右手握着男人的大肉棒,津津有味的吸吮起来,左手揉着他的睪丸、抠弄他的会阴和肛门。   侯龙涛可以从对面墙上的大镜子里看到施雅被裤袜包裹的大屁股,阴道口部位的内裤还在微微的颤动,很有女人味,很有熟妇的风情,「不错。玉子,你们快开始吧。」他把一只脚伸进了女人的跨间,用大脚趾在阴蒂的位置上顶着。   玉子把双手举了起来,任由女儿们把自己的手腕用从房顶上垂下来的绳子拴住。   「太紧吗?」   「没有。」   「那我们可要开始了。」樱花飞雪和姐姐一左一右的揉捏着母亲丰满的乳房。   「好,主人,请您欣赏。」玉子闭上了眼睛。   智姬托起一个盛满了切成小方块的瓜果的盘子,慧姬用嘴对嘴的方式把水果餵给男人。   樱花清影和樱花飞雪去来两个装满冰块的碗,一人含了一块,吻住了母亲的双颊。   「啊…」玉子皱起了眉头,打了个寒颤,脖子都缩起来了。   樱花清影和樱花飞雪边揉弄着母亲的球形乳房和屁股蛋,边顺着她的身体慢慢的往下吻,在她的肌肤上留下道道水痕,两人吻到了玉子敏感的腋下,使她身体的更加激烈的颤抖起来。   男人的阴茎已经被施雅舔舐得湿淋淋的了,发出黑亮的光芒,她仍旧尽心竭力的吸吮着龟头,那种被大鸡巴插入喉咙深处的感觉让她产生了快乐的眩晕。   侯龙涛左手把玩着春忍的乳房,右手揉着秋忍的丰臀,老二被美女含着,四条滑嫩的舌头在身上游走,还能不停的享受爱妻的唇舌和新鲜的瓜果,真是好不滋润。   当两块冰块压住了娇嫩的乳尖的一瞬间,玉子奶头的硬度达到了最高,「啊…」她平坦的小腹一阵收缩,身子抽搐了两下。   「嗯…」侯龙涛看着面前三母女极其性感诱人的表演,只觉一阵肉紧,他伸出了双手,「宝贝儿…」   星月姐妹赶紧过来握住了男人的手。   「啊…啊…」侯龙涛的身体绷紧了,往上一挺屁股,「雅姐姐…好…好嘴吧…」   星月姐妹感到了男人手上的力量,就好像能知道他现在有多爽一样,心里也是一阵激动,自己和爱人是灵肉相通的,「老公…」   「嗯…」施雅紧紧的皱着双眉,大量的精液快速的注满了自己的小嘴。   侯龙涛用手指在空中划了个圈。   施雅边嚥着嘴里的「营养品」,边在躺椅上转了个身,把裤袜美臀对準了男人。   侯龙涛起身跪倒了女局长的身后,捏弄着她的肥臀,「嘶啦」一声,把薄纱般的裤袜撕裂了,拨开已经湿透了的白色内裤。   失去了阻挡,施雅体内的按摩棒「扑」的一声被她很有弹性的阴道内壁挤了出来,掉落在躺椅上,还在「嗡嗡」做响呢,「啊…」她发出了一声不知是空虚还是解脱的歎息。   侯龙涛抓着施雅的屁股蛋,把大鸡巴插入了她的阴道里,开始匀速的抽插,「啊…好…很好…」   「龙涛…」第一下的时候,施雅差点没被撞趴下,然后每当男人粗长的肉棒插入到她身体的最深处时,她就会翻起白眼、大大的张开檀口,就好像那根巨物把她的身体刺穿了,从嘴巴里突破而出一样,她的感觉也确实是这样的。   春忍抚摸着男人的胸背,在他的胳膊上亲吻,秋忍则爱抚着他的臀部。   侯龙涛弯下腰,把施雅的上衣拉开了,像挤奶一样的大力攥着她的乳房。   春忍用一双柔软的玉手在男人结实的背脊上按摩,秋忍纤细的手指在他的臀沟里挫动,按压着他的肛门。   樱花清影和樱花飞雪把母亲转了个身,抱住她的双腿,在她白花花的饱满臀瓣上的亲吻,用冰块为她火热的肌肤降温。   玉子不断的打着冷颤,因为肌肉的僵硬,她身体的扭动显得很机械。   樱花清影和樱花飞雪一边品嚐着母亲的美臀,一边斜眼往着正在狂肏施雅的主人,目光中充满挑逗。   侯龙涛只觉秋忍的手指进入了自己的身体里,他紧紧的捏着施雅的奶子,放开了精关。   「啊…!」施雅大叫一声,先是一阵剧痛从胸口传来,紧接着子宫就被火烫的阳精击中了,强烈的高潮使她脑中一片空白。   侯龙涛放开了被自己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丰乳,翻身下了躺椅,淫笑着向玉子走去。   夏忍和冬忍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穿上了带假阳具的内裤,她们把施雅翻了个身,一个跪在躺椅下,肏她的嘴巴,另一个跪在躺椅上,肏她的小穴。   侯龙涛左臂抱住玉子,把舌头伸进了她嘴里,右手揉着她的乳房。   「嗯…唔…」玉子贪婪的吸吮着男人的舌头,主人的垂青还是很能让她兴奋的。   樱花清影新拿了一块冰,用两根手指把它顶进了母亲的阴户里,「主人,準备好了。」   「啊…」虽然玉子早就知道会这样,但还是剧烈的扭动了起来。   侯龙涛转到了玉子的身后,双手抓着她的奶子,向前一挺屁股。   两个人同时大叫了起来,女人的子宫和男人的龟头中间隔了一块冰,刺骨的冰凉感从那一点向他们的全身扩散。   虽然这不是正经的冰火九重天,但火热的阴道和阴茎,加上冰块,也才不了太多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少年阿宾 第8章 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