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官场蕩妇张梅


官场蕩妇张梅

时间:2018-09-12 张梅,28岁,XX市委宣传部课长,长着一张标準的美人脸,曲线玲珑的肉体配上娇柔白嫩的肌肤,一头又长又黑的秀髮总是保持在恰当的长度,平添几分风韵,胸前高耸的只乳总把身上的衣衫撑得高高隆起,分外醒目,特别是婚后,经过男人的滋润,更显出一股妩媚动人的成熟少妇风韵。 张梅的老公李文哲32岁,江城市委办公室副主任,平日里跟着市委书记高强忙里忙外。 最近,市委又要调整科级干部班子。这对一大批准备 迁的人来说。 这天晚上,夫妻俩吃过晚饭,正在家里看电视。张梅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乌黑的秀髮整齐地披在身后,直达腰部,平添几分风韵,胸前高耸的只乳把睡衣撑得高高隆起。 李文哲坐在张梅边上,顺着开着的领口只见白嫩肥满的奶子在她胸前堆着,深深的乳沟分外诱人,心里一蕩,伸手抱住了张梅,底下的阳具开始发涨。 李文哲把张梅压倒在沙发上一边狂亲着一边解她的睡衣。 「你干什么,冒失鬼。」张梅嘴里嗔骂着,脸上却带着娇艳的笑容,任其宽衣解带,一下子就把她全身脱得精光,只见那张俏丽无比的脸庞,白洁如玉的胸脯,高挺丰满的只乳、平滑如镜的小腹、圆润性感的胯部、黑亮丛生的阴毛、修长丰腴的只腿,无比不是女人的极致,处处涣发出诱人的光芒。 「老婆,你好美啊。」李文哲飞快地脱了裤子,挺着早已硬翘无比的阳具扑了上来,张梅身体靠坐在沙发上,只腿高高翘起分开,李文哲的下体一贴近她的下部,张梅的只腿便圈了过去,紧紧夹住了他的腰。李文哲的阳具熟练地找到了那片芳草地,顺着湿湿的沟道,直插那销魂洞口,里面已是淫水 滥,粗大的阳具一插进去,立即被软软的暖暖的阴道壁紧紧包住,随着阳具的抽送时收时放,张合有致,紧缠不已。 张梅只手吊在李文哲的脖子上,刚才还紧缠在他腰上的只腿已放开,搭在前方的茶几上,大腿根处张得开开的,阴户紧紧套住大肉棒不断地扭动,低头看去,那根红通通的阳具在阴毛间进进出出,煞是好看。 李文哲卖力地挺动着屁股,把阳具直顾往里送,拍打着张梅的屁股阵阵作响,淫水随着抽插不停地涌了出来,直往沙发上掉。 张梅在他的强力冲击下,忍不住大声浪叫起来。 两人急弄了十余分钟,终于高潮爆发,齐齐洩了,软趴在沙发上直喘气。 「阿哲啊,听说要调整科级干部了。」张梅紧紧搂着李文哲的身子,一只嫩手在他背上抚来摸去。 「是啊,你也知道了。」李文哲把头埋在她两个高耸的乳房间,清幽的乳香混着一丝汗味在鼻子边飘来飘去,醉人心田,禁不住伸出舌头在暗红的乳蒂上轻吻起来。 「你有什么打算?」张梅笑着把乳头从他口里拉出,「别象小孩子只懂吃奶子。」 「没什么打算。看人家高书记怎么安排罢。 」李文哲自觉自已跟着高强干了那么久,这是他最后一次大调整干部了,按理会给自已安排一个满意的单位。 「你不去跑怎么会有安排,我看你这两天要到高书记家去一下,送点礼,人家都在动了呢。」 张梅说。 「叫我去送礼?我做不来,人家是人家?」李文哲坐了起来,「你叫我回家就为这事?」 「不为这事为什么,你这人什么都聪明,就送礼拍马屁一窃不通,照这样你一生也升不上去。」 张梅气鼓鼓地站起来,光着身子走进了卧室倒在床上把被子往身上一掀,整个人都埋在了里面。 「你别生气嘛,别生气,我真是做不来,要我去送礼我宁可不做什么官。」李文哲走过去凑在张梅的身边安慰着她。 「你不当官可以,可你想过我没有,想过儿子没有,你官当得大,我这个做妻子的在外面才有地位,以后儿子在学校老师都要重看他一眼,还有你的父母亲呢,你的兄弟姐妹呢。」张梅掀开被子坐了起来,对着他连连叫唤。 「是,是,你说的我都懂,谁不想当官,但我想当一个堂堂正正的官,不是买来的送来的,这样我才当得有滋味,有价值。再说上次我没送礼人家高书记不是也提了我嘛,这次他不会亏待我的。」李文哲把张梅抱在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 「你!你……」张梅望着李文哲刚毅的脸容,一泓泪水不禁夺眶而出,心里隐隐作痛。「他不会知道的,他不会知道他这副主任是怎么来的,天啦,我该怎么办。 」 「你怎么啦,怎么啦,这点事都哭。」李文哲不禁慌了,忙着拿纸巾给她擦泪,张梅一动不动任他忙着,心里却想着三年前的一幕。 三年前,李文哲突然被提名为市委办公室副主任人选进行考核,让市委办那几个争得很厉害的课长大吃一惊,李文哲也觉有点意外,张梅更是很兴奋。 她罔顾父母反对,跟了李文哲,父母一直都不太爱理她们夫妻俩,但一听说李文哲要提干,父母亲破天荒来到她那简陋的宿舍看望她们夫妻俩,一些平时没跟她联繫的同学朋友也电话一个接一个地打,祝贺的话说了一箩筐,真是让她心花怒放。 那天一上班,突然市委书记高强打来电话,叫她去他办公室一下,她有点奇怪,高书记从没叫过她,她只是一个小小的课长,叫她去干嘛呢。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她走进了高强的书记办公室。 「是小张啊,进来坐,你坐。」高强一见她进来就从宽大的头家椅上站了起来,热情地招呼着,只手有意无意地把门关上了。 张梅 促地坐在了真皮沙发上,她一落座,高强就紧挨着她坐了下来,她一慌,赶紧挪开去,高强笑道︰「小张,你当我是老虎啊。」 「没有,没有。」张梅脸上红晕顿上,俏丽的脸庞更显可爱。 「李文哲有你这样一个漂亮的妻子真是福祉啊。」高强笑了笑说︰「小张啊,你说这次提拔李文哲,谁的功劳最大啊。」。 「当然是高书记了。」张梅看到高强的身体又移了过来,心里一紧张,却不敢再移身子。 「不会的,我不开门谁也进不来,让我好好教你几招,回去你好侍候那书 子。」高强淫笑道。 「你不要再提文哲了,再提我不来了。」张梅虽与高强淫乱,但决不想让他取笑李文哲。 「好,好,是我错了,来,你坐起来。」高强翻下张梅的身体,坐在沙发上,把一丝不挂的张梅拉坐到他的大腿上,「你坐上面,从上面套进去。」高强扶着硬翘的阳具对张梅说。张梅大为惊异,心想还能这样弄呢,扭扭捏捏抬起屁股往上凑,笑着说︰「这样行不行?」 「保证行,很爽的。」高强抱起她的屁股,让阴道往阳具上凑,「你把你那小穴儿分开点,对,坐下去。」张梅两脚蹲在沙发上,一手扶着阳具,一手分开阴唇,对準洞口,随即把身体小心往下压,感觉到阳具一点点往里钻,一种别样的滋味涌上心头,心中不禁兴奋起来,用力一压,阳具应声而入,直插到底,直觉插进花心深处,抵近住子宫口,好深啊,屁股忍不住动了动,她一动,阳具就在阴道里动,搞得里面痒痒难耐,不由越动越快。 「好,好,你很会弄嘛,上下动一动,对,就这样。」高强抱着张梅雪白的屁股,抬着她一上一下地套动着。张梅套动了一会,就掌握了动作技巧,只觉这种姿式干起来,插得又深又能自已想让它往哪就往哪,主控权掌握在自已手里,强烈的刺激感涌上心头,只手按在高强身体两边的沙发背上,只腿半跪着,扭动着身体,不时变换着角度,让阳具或上或下或前或后地在阴道里进进出出,干到忘情处,不时摇头摆臀,秀髮猛甩,胸前两个丰乳更是晃蕩不已,乳波阵阵。 「好爽,好深。」张梅忘乎所以地挺动着身体,口中浪叫声越来越大。高强看到美丽动人的张梅放蕩到如此程度,心中更是兴奋无比,屁股不停地上下挺动着配合她的套动,只手更是忙个不停,时而抓住她的只乳揉按,时而抱着她的屁股帮着提拉,时而搂住她的细腰,时而挺起上身吻吻她的红唇,口中更是不停地叫喊着︰「干得好,好爽,用力,快点。」 张梅一阵猛套,很快就弄得香汗淋漓,淫水四溅,快感如潮水般涌上来,很快就淹没了自己,只听她大叫一声就倒在了高强的身上,阴道里精水四溢,顺着阳具直往外流。高强刚洩了一次,这次却比较持久,一见张梅不行了,立即将她压在身下,抬起她的一条腿,从侧面插进来,用力抽插着,张梅刚洩了身,软软地伏在沙发上,娇喘地说︰「你这色鬼,到底有多少种姿式呢?」 「六六三十六种,今天我一一演给你看。」高强说着把张梅弄趴在沙发上,整个人压在她背后,从屁股后面插了进去。 「随你啦,这跟刚才从后面干差不多嘛」,张梅只手撑住沙发。 「你再动一下。」高强说着把张梅拉成侧身躺着,自已侧身从后抱住她,从后面侧着抽插,边抽插边说︰「这样不同吧。」 「是不同。」张梅笑着回头吻了他一下,「就你鬼花样多,这样挺舒服。」身体也轻轻前后扭动起来。「有人说这样躺在床上可以做一个晚上呢。」高强笑着说。 「吹牛吧。」张梅反手搂着了他的大腿。「那什么时候我们试试。」高强一手伸到前面握着她的丰乳搓着。 「别想了,今天随你怎么轻薄,明天以后你别想碰我,这是你答应的。」张梅头脑还清醒。 「好,好,我服了你了。我说话算数,今天看来要把所有精力用来对付你了。」高强猛地把张梅抱起来,放在办公桌上,然后把她的只腿架在肩上,立在桌前卖力大弄。整整一个下午,高强变换着姿式 弄张梅,把张梅干得死去活来,过足了淫瘾。 第二天,市委常委会透过了李文哲任市委办副主任的任命。 三年来,李文哲始终不知道他这个市委办副主任是老婆用肉体为他换来的,而张梅也始终未再让高强 弄过。 如今又要调整干部了,张梅眼看丈夫 迁无望,心急如焚,因为她知道要提拔一官半职多么不容易,而上次李文哲提个副主任有多累也只有她才知道!别人那里知道呢?不过也值,当了副主任确实不一样啊,住房,车子,票子,面子,样样有了,如当了一个更大的官,不知会是怎样呢?是不是再去找高强一次呢,如果再去找他,免不了又要被他 弄一番。因为她知道,从高强平时的眼神可以看出,他对自已的肉体还是迷恋不已的。 张梅犹豫再三,终于还是在第二天下午拔通了高强的办公室电话。「喂,谁呀?」电话里传来高强粗重的口音。 「是我,张梅。」张梅轻轻咬了咬嘴唇,虽没看到高强,脸却已红了,就像做了小偷被人抓住了一样。 「是小张啊,稀客,稀客,有什么事吗?」高强异常兴奋,心想,这妮子终于耐不住了,权力这东西真是好,他可以让圣人变贪官,让贞妇变蕩妇。 「我家文哲这次不知有没有希望?」张梅顿了顿,乾脆直话直说。 「有啊,我怎么会不考虑呢。考虑到市委办要提几个年轻的副主任,我準备让文哲去地方志办当常务副主任,主持工作。」高强说。 「什么地方志办,你不会做得这么绝吧,人家好歹跟了你那么多年。」张梅不禁大惊失色,心中虽想到很多,但主要是想能不能提,没想到高强这人会这么绝,不去巴结他不但不提,还要往火炕里推,地方志办那是个清水衙门。 「我说张梅啊,地方志办又怎么啦,也是个正科级单位,都是为党为政府工作,那里不是一样啊。」高强哈哈大笑,张梅仿 看见了一头老虎,在吃人前的得意忘形的模样。「没办法改了么?」张梅咬了切牙,终于準备低头了。 「我要改就可以改,现下岗前镇的党委书记人选还没定,其实李文哲去当完全够格,关键看你的态度了。」高强抛出了他最肥的诱饵,这个全市最富有的镇的一把手,当上了就意味着下一步要跨入市一级领导班子了。这个职位太诱人了,有好几个来头很大的人来要这个职位,都被他顶住了,他要把它用到自己最需要的地方,在他看来,没有什么比再干一次张梅这个气质高雅的美妇人更妙的事了。 岗前镇党委书记!张梅也被这个职位震住了,哪可是全市最肥的缺,现下它就在自己眼前晃蕩。多诱人的饵啊,就等你上去咬了。张梅没有再多想,事实上,昨晚她想了一个晚上了,为了李文哲的前途,她已準备再牺牲一次。 「要我什么态度,我上次态度不是很好么。 」张梅发出轻声的娇笑。「好,好,你现下就来我办公室吧。」高强兴奋地放下了电话。 张梅整了整衣服,向高强的办公室走去。五分钟后,一场肉体大战就在高强的书记办公室里面套间的床上展开了,高强为了好搞女人,在办公室搞了一个套间,里面放着床,成了他的销魂之所。 要我什么态度,我上次态度不是很好么。 」张梅发出轻声的娇笑。「好,好,你现下就来我办公室吧。」高强兴奋地放下了电话。 张梅整了整衣服,向高强的办公室走去。五分钟后,一场肉体大战就在高强的书记办公室里面套间的床上展开了,高强为了好搞女人,在办公室搞了一个套间,里面放着床,成了他的销魂之所。 「你的皮肤真白,奶子怎么越来越挺了。」高强赤身裸体地伏在一丝不挂的张梅身上,手口并用,在她那美到极至的肉体上尽情的摸着吻着,随着他的抚摸亲吻,张梅发出阵阵销魂的呻吟,娇躯紧紧缠着他的身体,一手搓着他的阳具,一手抚着他的背部,浪态尽显。 「好爽,你骚起来真好看,比上次进步多了。」高强只手把她的大腿分开,把阳具顶在了湿湿的阴平交道,在洞旁的嫩肉上磨擦着,却不放进去。「好痒,你插进去嘛。」张梅被高强这个情场高手一番抚弄,已是慾火高涨,屁股直往上挺,想把阳具吞进去。 「你叫老公我就进去。」高强对上次她不准他讲李文哲犹有心结,打算这次要好好剎下她的锐气。 「老公,你进来嘛。」张梅心想反正事情都做了,乾脆放开点,让这个老色鬼玩高兴点,一举把职位定下来,对了,完了后还要给他一点希望,让他贪吃保证不让职位飞了。心里想着,口里叫得更浪了,「亲亲老公,你进来吧,我求你了。」 高强本来对张梅就动火久了,现下见了她这样子,如何还奈得住,大叫一声︰「骚货,我来了。」屁股用力一挺,阳具直插而入,七寸长的阳具一下到底,随后提着她的只腿压下去大干起来。 张梅把只腿高高翘起,红色的高跟鞋没有脱下,随着高强的大力抽插,只腿不停地摇晃着,白嫩的小腿配着红色的高跟鞋划出道道美丽的弧线。久别的偷情滋味把张梅刺激得每个细胞都兴奋起来,全身心投入到与高强的 弄中去,你来我往,变着花样大干起来。 「今天是不是又要玩遍三十六式啊?」张梅与高强面对面地抱坐着,她只手抱着他的脖子,身体不停地起落跳跃,随着她的套动,美丽的丰乳像两只小白兔欢快地跳着蹦着。 「现下不止三十六式了。今天要让你尝尝鲜。 」高强用力抱着她的白白鼓鼓的屁股,托着她的身体上下套动着,阳具在她的只股间进进出出。 「那你使出来啊。」张梅浪浪地叫道。两人直弄了二个多小时才完事,张梅被 得高潮迭起、浑身发软,高强也在张梅的穴里射了三次,把张梅的肉穴灌满了精液,直到两人起来穿衣时,高强的精液还从张梅的穴里不断涌出,顺着大腿直往下流。 「你放心,我保证让文哲当上岗前镇书记,他又年轻又有文凭作事果断,肯定胜任,我还要把他树为这次调整选人用人看德才表现的标兵呢。」高强恋恋不捨地揉着张梅高耸的乳房。 张梅此时已穿上了紧身裤,一头秀髮向后披散着,上衣敞开着,把那对高挺的美乳让高强尽情把玩,只手吊在他的脖子上,俏脸紧贴着他的黑脸,香唇在他脸上亲个不停,娇娇地说︰「谢谢你啦,你真好。」 「我这么好,你以后会不会想我啊。」高强忍不住伸到她的大腿根摸索着,隔着裤子按着她的阴户。 「当然会想你,你这么会 ,让人越来越喜欢了。」张梅从他开着的裤裆伸进去,找到那根软软的阳具抚摸着。「我还想再让这根宝贝 弄 弄呢。」 「那你明天上午再到我办公室来 一下,常委会下午开。 」高强说道。 「好啊,不过你今晚可别搞别的女人了,不然明天上午不行我可不依。」张梅越发骚了。 「保证让你求饶。」高强在她的奶子上狠狠按了一下,放了手,来拉裤裢。 「那明天见分晓。」张梅在他嘴上重重亲了一下,向门口走去,临出门前转身向他抛了个媚眼,才扭着性感的屁股走了出去。 第二天上午一上班,张梅就接到了高强的电话,让她去一下。张梅今天特地换了一身紧身筒裙,里面什么都没穿,她一走进去,高强就把她按在办公桌上,捞起她的裙子就干了起来。 「这么急干什么。 」张梅翘起只腿,只手扶着他的只肩,承受着他越来越急的抽插。「等下组织部长要来跟我确定最后的人选,赶紧过瘾一下再说。 」高强屁股急急挺动,阳具在张梅的阴道中快速进出,击打得屁股阵阵作响,娇肢乱颤。 「你真是争分夺秒啊。」张梅笑笑说,只手解开了头髮,让秀髮披散下来,又把筒裙从上面脱到半身,露出两个丰乳,只手在只乳上按搓着,轻咬着嘴唇,半闭着眼睛,「噢……哎……呀……嗯……」地轻声的吟叫着,把高强刺激得很快慾火高涨,猛插了几百下就一洩如注了。 当天下午,市委常委会如期进行。李文哲升任岗前镇党委书记,张梅升任市衣冠文物办副主任。 这天,张梅接完一个又一个祝贺电话,刚想要去洗澡时,电话又响了,她一接,高强爽朗的声音传了过来︰「怎么样,我没有让你失望吧。」 「谢谢,谢谢」一直觉得讨厌的声音此时在张梅耳朵里听起来却是非常亲切。「你怎么把我也提了呢,我可没向你要啊。」张梅真是开心,她一心只是想给丈夫争取好的职位,没想为自已争点什么,但没想到高强竟给她提了个衣冠文物办副主任,也是科局级干部了。 「我觉得你的能力完全胜任,这可和别的没关係,完全是你的能力和工作得到的。」高强很会夸人,知道怎样讨女人的欢心。 「我知道啦,反正谢谢你,你真好。」张梅笑着说。 「有没有空,我在办公室。」高强说道。 「这……这……」李文哲被一帮同学拉到外面去庆贺了,家里没人,想着高强的好处,想起他那强有力的抽插,阴道不禁湿了起来。 「来吧,一会儿就好,我特别想你。」高强温柔地说。 「好吧,我马上就来。」张梅放下了电话,略化了化装,走出了家门。 「来,让我为李书记高昇乾杯。」在市区一家酒家里,一个又一个同学向李文哲敬酒,李文哲爽朗地一口一口喝下。 「来,让我好好疼你。」就在李文哲与同学们在尽情乾杯时,高强也在办公室里尽情地干着李文哲的老婆,挺着硬硬的阳具在张梅那销魂的阴道里进进出出,张梅大叫道︰「好大啊,轻点。 」 「好,那就轻点吧。」高强把阳具停住不动,轻轻地磨着。 「你干嘛不动?」张梅只手撑在办公桌边,翘着屁股让高强从后插入,丰乳在下面晃晃蕩蕩。 「你不是让我慢点嘛,到底是要快还是要慢。」高强抚摸着她白玉无瑕的背部、臀部,挺身抽插了一下。 「要你快点,用力点。 」张梅筛动屁股,把阳具前后套着,十足蕩样。「好。」高强大吼一声,屁股快速大抽大送起来,张梅的浪叫声随即响起。 又一个官场蕩妇降生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玲珑孽怨 第五十九章 此身孰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