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十六集  第一章 心怀叵测


风月大陆 第十六集  第一章 心怀叵测

时间:2018-08-08 法斯特历五三八年五月,青州的天气已经变得热起来,这是一个石榴盛开的时节,宽阔的大道两边到处是娇红似火,飞舞的蜜蜂和花瓣伴随着来来往往的行人,给他们的身上增添了华丽的服饰。   距离天河新军的叛乱结束仅仅不过一个月的时间,但民众的生活已经开始走向稳定,青州的社会秩序也以惊人的速度恢复正常。这一切的变化,使得青州的百姓无不交口称讚东督叶天龙大人的领导有方。   因为在他的指挥下,天龙军团一边雷厉风行地扫除一切危害社会秩序的行为,一边又大力支持民众恢复生产,同时还废除了许多不合理的制度和税赋。从天龙军团本部出发的巡迴审判官不断地在各地明察暗访,及时听取各种来自民众的声音,处理他们的投诉。   就算是日后叶天龙的那些贵族敌人,也不得不承认,在治理青州的方面,叶天龙表现出来的才能的确令人难忘。然而,历史的真相总是被掩埋在时间的茫茫长河之中,只有在叶天龙身边工作的那些人,说起这位东督大人在青州时的表现,都是大摇其头。   一直睡到日上三竿的时候起床,早上唯一的活动是和两个可爱的少女在后花园运动,午饭之后的经常专案是午睡,或者以体察民情的名义出去逍遥快活,而这个时候,他的身边经常可以看到那两个爱惹是生非的美少女。这就是东督大人的一天。   「为什么我会遇到这样的上司?!」   「累死啦,我不干了!!」   东督府的众将,以及叶天龙身边的谋臣们,见面时挂在嘴边的就是这样的话,甚至于这些话已经成为他们之间的见面礼。   而某个嗜好挖掘隐秘的女人,则是充分利用了手中那班密谍的作用,将东督大人的行动一一纪录在案,然后在每一天的例会上进行传播。   「大人昨天和一个美女在某某地方喝酒……」   「大人又去天香院听小曲了……」   听到这样的报告,自然让那个当事人顿生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而他的那些心腹重将面对着当事人那无辜的笑容,也只有是哭笑不得,怪自己遇人不淑。   而对于那些没有机会参加天龙府例会的人来说,为什么每一次例会之后,叶天龙都会把那个娇美的妇人绿芙蓉追得鸡飞狗跳,偏偏又不说出原由的事情感到无比的好奇。   一直到某天,某个英俊的将领无意间说漏了嘴,不过在这个家伙的心中,可能还是故意的成分还多一点吧,结果让天龙军团的将领在爆笑之余,也都偷偷摸了一把冷汗,幸亏那个女人的好奇心只是对着叶天龙。   「我不问你们的出身和资历,也不管你们有什么样的名声,只要你能够把事情做好,你所做的一切,我都会支援!」   也许是叶天龙在天龙军团全体将官出席的大会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即使有如此多的意外事件,但天龙军团各级将领的干劲却依然是异常的足,毕竟这样一个信任自己,放手让自己大展拳脚的上司,是可遇不可求的。尤其是军团的两大谋士计无咎和维尼,更是一心扑在各地的重建工作上,把他们的那些助手们逼得连轴转,可以说,青州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得到恢复泰半要归功于他们两个人。   时间到了五月十五日,匆匆的脚步敲开了天龙军团帅府天龙府的大门,从艾司尼亚来的钦差大臣已经抵达青州的城外。   在天龙府的后花园,一个身材高挑体姿丰盈的美丽少妇沿着华丽的抄手游廊款款而行,纤腰摆动之间透出无穷的诱惑力。说她是少妇,是因为她的满头秀丽金髮梳成了代表已婚少妇的盘龙髻。   经过卵石铺就的小径,穿过一层竹篱花障编就的月洞门,远远的就听见了两个少女精力充沛的呼喝声,她的脸上不禁泛起了一个妩媚动人的微笑。   「公子,艾司尼亚的客人已经到了!」   绕过一层的碧桃花,前面豁然开朗,是一大片绿草如茵的空地,场上两条人影正在腾挪移动,四只手挥舞交斗,不时爆出一两声相撞的沈响。   听到美少妇的声音,场中两个正在激斗的身形慢了一下,就在这个时候,一边的那个美少女却是将双手在身前轻轻地一比划,这动作美妙的不带丝毫人间烟火。   「公子小心!!」缓步走近的美少妇不禁急声叫道。她知道和叶天龙交手的龙灵儿已经很厉害了,现在加上倩公主的魔法攻击,实在有些担心。   倏然一道银蛇在空中现出,扭动着,张牙舞爪的朝正和龙灵儿激烈交手的叶天龙扑去。虽然是猝不及防,但叶天龙现在已经不是吴下阿蒙,这一段时间的修炼对他的武技提高有很大的好处,让他不再会为这种程度的突袭而手忙脚乱。   他哈哈一笑,身形巧妙的一扭,有如灵蛇一般,在不可思议的角度避开了倩公主发出的这一记闪电。   「好,再接我这一招!」龙灵儿娇喝了一声,玲珑的娇躯跃起,顿时一股庞大莫测的劲气是直迫叶天龙的内腑,威力巨大的龙爪神功出手了。而这个时候,倩公主也配合默契的又是一记闪电攻击。   「又来了!」叶天龙暗暗叫了一声,他不敢怠慢,一瞬间便将自己的六识提到最高,精气神三宝在这一刻达到前所未有的集中,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龙灵儿那由庞大龙气聚阶u茼赤涟Q爪在他的面前变得慢起来,让他可以把握住其中的些微变化轨迹,叶天龙不禁心中狂喜。以前和龙灵儿对练的时候,龙族美少女一施展她的奇绝爪功,那种飘忽迅捷让自己根本无从捉摸,只有疲于奔命,而且自己只有竭尽全力才可能挡下她的一招。可现在居然能够把握住其中的变化,这个发现实在是让叶天龙信心倍增。   叶天龙的手神乎其神地出现在龙灵儿进招的路线,抢先一步封住了龙族美少女下一手变化。龙灵儿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   劲气发生猛烈的碰撞,叶天龙和龙灵儿的衣袍飞扬,强烈的气流四下流散,甚至将地上的芳草皮也掀起一片。   龙灵儿往后退了半步便站住了,而叶天龙却是停不住脚步,一连退了三步,还没有来得及稳住身形,倩公主的魔法攻击已经不失时机地近身了。   避无可避,叶天龙只有大喝一声,运起全身的气劲,在身边布下重重的罡气,準备硬接倩公主发出的闪电。   「波,波,波」一连三声,是闪电击中叶天龙身躯,和他的护身真气发生猛烈的纠缠。   「砰!」   强大的余劲让叶天龙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但他的身上却毫髮无损,只有肌肤上有数道烟熏火燎的痕迹。   这样的结果让叶天龙忍不住兴奋地跳起来,得意洋洋地对倩公主说道︰「哈哈,我现在可以正面接住奶的魔法啦!」   倩公主也十分得意地说道︰「这可是我陪你练习这么长时间的成果啊!」   「奶这个家伙,又吹牛了!」一边的龙灵儿忍不住了,「明明是我的功劳,居然还好意思说,脸皮真厚啊!」   「奶的脸皮才厚呢!」倩公主毫不示弱,开始反唇相讥。   两个少女的嘴仗是每天的必修课,所以叶天龙也不太在意。而且他现在也没有时间去理会,走到他身边的女神战士首领辛西雅正十分温柔地用她的丝巾擦拭着他的脸,美眸中的柔情和关心让人陶醉不已。   「公子,计无咎先生派人前来稟报说,艾司尼亚的客人已经抵达城外的驿站。」   「他们的动作好快啊!」   虽然已经知道钦差大臣一路的行蹤,但叶天龙还是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辛西雅看了一下两个正在争论不休的美少女,突然轻笑道︰「倩公主现在穿起盛装看起来真的很有味道啊!」   叶天龙不由得多看了一眼倩公主,这个如花似玉的少女,今天穿的是盛装,翠绿罗衫翠绿裙,翠绿的坎肩翠绿鸾带,粉脸桃腮,肌肤晶莹,吹弹得破,小巧动人的樱唇泛着甜甜的无邪微笑,乍看之下有三分顽皮七分俏巧,但只有领教过她的人才知道这微笑简直就是魔女的笑容。   「滋润的女人,看起来真是特别有神采啊!」辛西雅温柔地整理叶天龙身上的衣裳,柔声说道。   「奶也不差啊!」叶天龙伸手轻揽辛西雅的纤腰,脸上露出了色色的笑容,「这可都是我的功劳喔!」   辛西雅闻言,横了他一眼,然后又心有切切的笑起来,让叶天龙的心更加热。   他一边享受着辛西雅的温柔体贴,一边问道︰「计无咎他们準备好了吗?」   辛西雅轻轻点头,道︰「计无咎先生已经将一切安排妥当了。」   「那我们就去见识一下来自艾司尼亚的贵客吧!」叶天龙豪气地说道,然后转首面对尤自唇枪舌剑的两个少女,「奶们两个不要争啦,快点去奶们大姐那里,和她一起想想,有什么办法可以解救宁素女。看谁厉害一点,能够想出一个好办法来?」   因为从维尼的口中知道了宁素女发生变故的真实原因,而倩公主发现宁素女身上的强大魔法能量又更加引起了于凤舞的莫大好奇,所以这些日子以来,于凤舞她们一直想找出一个能够让宁素女恢复如初的办法。   一听此言,龙灵儿和倩公主马上停止了嘴仗,一起转头对叶天龙说道︰「如果我想出办法来,是不是有什么奖励啊?」   叶天龙不由得哈哈一笑,连连点头道︰「当然,当然啦!」   两个少女相视了一眼,突然争先恐后地往于凤舞的房间跑去,好像迟一点就会被对方想出办法,从而抢去功劳一般。   看到这样的两个精力充沛的美少女,辛西雅也只有摇头暗笑的份,有龙灵儿和倩公主两个人在身边,每一天的日子不想有趣都很难啊!   ***   坐在富丽奢华的房间里面,吉里曼斯却是感觉到自己的心神是如此的不定,这种忐忑不安是他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是一种期待,是一种渴望,又有一些害怕,他不禁暗自苦笑一声,什么样的场面没有经历过,自己居然还是像一个毛头小伙子那样的沈不住气。   为了放鬆自己的心情,吉里曼斯站起来,走到窗户旁边。朝向南开的两扇大型长排窗,外层是雕花的精緻窗格,内层是明窗,更内层是淡黄色的纱窗帘,从帘内可看到外界的景物,而从外面看过来却是朦胧一片。   外面的天色晴朗,放眼望去,是一座美丽的花园,园中奼紫嫣红,景色迷人。   回首室内,则是绛帷似锦,银屏为间,蝉翼般的云纱作帘,配上金碧辉煌的虎皮胡床和华丽的锦绣花墩,还有各种宝光四射的种种摆设,壁角一座兽鼎中袅袅升起一缕奇香。   这是左宰府中最隐秘的房间之一,也是吉里曼斯最喜欢的寝室,在那张软绵绵香喷喷,锦被豪华温暖的大型绣榻上,吉里曼斯不知道已经渡过了多少个快乐无比的夜晚。他只知道那一袭深垂的巨大香罗帐上已经画满了漂亮的桃花,而这每一朵的桃花其实是他在享受过一个处子之后,用那宝贵的处子之血画在这几乎透明的香罗纱上的。当微风吹动时,形态各异的花朵便显得极为突出而美丽。   细碎的脚步在走道上缓缓响起,吉里曼斯的心跳顿时加快了许多。他几乎是屏住自己的呼吸,这种迫切的期待真是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   紫檀木房门被轻轻地推开了,两名千娇百媚的女郎当先走进来,她们一色的高顶髻,珠翠满头,一身水红色的薄秋裳,窄袖子的下端裸露着半截玉藕似的丰润小臂,小坎肩半露粉颈,同色罗裙下,轻俏地吞吐着莲尖儿。   两个女郎一左一右,袅袅娜娜地往里走,举止齐一,冉冉而至,人末到香风先至,令人欲醉。但吉里曼斯根本没有在意,他的视线全部被后面进来的那个人所吸引了。   虽然后面的这个人脸上挂着一张怪模怪样的面具,而且双眼中射出的视线冰冷彻骨,但紧紧贴在面庞的面具还是将她的完美脸形表露无余,脸颊上的神秘符号更是和她那将所有一切全部不放在眼里的眼神组成了一道奇特的魔力。吉里曼斯更是知道,在她这一身纯白色宽袍的下面,有着玲珑的曲线和绝代的风华。   两个侍女到了吉里曼斯的面前,盈盈敛衽行礼,银铃似的燕语齐吐︰「老爷,贵客请到!」说完,向两侧闪开。   吉里曼斯没有说话,只是挥挥手,两个侍女会意地再度行礼后,轻手轻脚地退下去了。   看着房门被带上,吉里曼斯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在脸上泛起一个笑容,和声道︰「姑娘请坐!」   「不用了,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带面具的女人冷冷地说道。   吉里曼斯毫不意外地笑了一笑,「当然是有要紧的事情要和姑娘说了。」他的脸色一正,表情十分严肃地说道︰「是有关于我们圣殿的事情。」   冰冷的眼神出现了一丝迷惑,这让吉里曼斯不禁暗中一愣。   「圣殿?!什么圣殿啊,和我有什么关係吗?」   吉里曼斯猛然间醒悟过来,她并不知道神殿的事情。心神电转,他连忙乾笑了两声,十分抱歉地说道︰「啊,对不起,我还以为奶是……」说话之间,他的视线有意无意地扫了一眼壁角的兽鼎。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告辞了!」带着面具的女人眼神恢复了清冷。   「等等!」吉里曼斯连忙出声挽留道,「有关华柔小姐这次的行动计划,我想和姑娘奶好好商议一下。」   「这些事情和我无关!」冰冷的话中没有丝毫转圈的余地。   见到这个带面具的女人要转身离开,吉里曼斯的眼中闪过发急的神情,这样的机会可是他费尽心机才造成的,怎么可以就这样放弃呢?   一咬牙,他的口中发出了一阵怪异的音调。   已经转身的女人身躯顿时一震,有些呆滞地回转过身来面向吉里曼斯,清冷的眼神也变得迷乱起来。   吉里曼斯暗中鬆了一口气,幸亏自己在神殿的时候偷偷学了一手,总算是发挥作用了。   随着吉里曼斯口中的音调,面具上的那些神秘符号发出了奇怪的光芒,好像是要从面具上浮出来,七彩的光芒旋转着。那个女人的神色渐渐陷入迷茫之中。   「我现在是奶的主人……」吉里曼斯强忍心中的狂喜,用一种怪怪的声调说道。   「主人?!……」女人喃喃地低语,眼中的神色更是数变,突然她摇摇头,神情迷茫地说道︰「你不是我的主人……」   吉里曼斯暗中吓了一跳,情况并不像他想像的那样,但现在他只有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   「好好听我的话!」吉里曼斯放缓了声音,「奶不会反抗我的话,我的话就是命令!」   眼神挣扎着,但面具上的光芒更加强烈,终于她还是抵抗不住符号神秘的力量。眼中的神色变得茫然无助,只是空洞地望着吉里曼斯。   依着吉里曼斯的话,这个女子脱下了身上的白色宽袍,顿时露出一身黑绸缎的紧身劲装,曲线玲珑的动人胴体完美迷人,恰到好处的酥胸透出令人心动神摇的魅力,阵阵如兰的肌肤香更是中人欲醉。   兴奋不已的吉里曼斯再也忍受不住了,他连忙上前伸手将她揽在怀中,步上了绣榻并排坐下。   面面相对,吉里曼斯不仅被对方的肌香撩得气血沸腾,那娇柔胴体特有的弹力和窈窕更是极大地刺激着他的慾望。   他伸手抓起一只小手,但见她的手晶莹如玉,红润纤巧,五只柔夷般的手指令人心动,着手处是温润腻滑,一阵神秘的快感立即从手掌传遍了全身。   腰带轻卸,上衣徐弛,圆润的香肩顿时暴露在他的眼中,在黑色的绸缎衬托下,她的肌肤是如此的雪白柔嫩,一时之间让吉里曼斯感到眼前一片眩目的光芒。   单薄的胸围是用细细的带子吊在肩上,这种带子太脆弱了,一拉便断,胸围子一鬆,那晶莹玲珑的玉乳立时怒突,酥胸半露,眼看春光就要外洩了。   蓦然,吉里曼斯的视线被香肩上的一道黑色图案吸引了。黑色的蛇形图案,在雪白的香肩衬托下,透出一股难以言语的景象。   「暗黑一族,果然是暗黑一族!」   吉里曼斯的手都有些轻微的颤抖,气息咻咻。   「玉珠啊,玉珠,自从那天在叶天龙的身边看到奶,我第一眼便看上了奶,知道奶一定是非常不同一般的好女人,奶果然有让男人疯狂的魅力啊!不过,奶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疼奶的!!」   说到得意之处,吉里曼斯几乎是放声大笑起来。   「哈哈!叶天龙啊,叶天龙,你知道吗?你的爱妾现在可是我的人啦!她将任由我的摆布,真想让你看看啊!哈哈!!……」   淫邪的笑声在房间里面迴荡着,因为受到面具上神力的制约而失去了心神意志的玉珠却只是无助地睁着她那双美丽的明眸望着眼前的吉里曼斯,迷茫的眼睛似是水汪汪的,浮动着一层迷濛秘艳的味道,益发刺激着男人的慾望,更加的撩人情思。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沦陷的蜜月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