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女友敏敏


女友敏敏

时间:2018-07-12 (一) 敏敏是个斯文懂事的女孩子,167的个头,大大的眼楮,光滑的皮肤,配上32C的胸部,可惜臀部不是我喜欢的浑圆形,而是小小翘翘,令我经常喜欢大力握住她的小屁股揉抚,希望这个小东西能够尽快变成我喜欢的成熟形状。 敏敏和我的性事很合拍,她属于偏敏感的体质,经常有我兴高而她没什么性趣的时候,我只要稍微撩拨撩拨她娇嫩的小乳头,继而手握住胸口那两陀润肉大力抚弄一段,再伸手到两腿中间一触,一般都已经是满手泥泞了,中间那颗小肉芽也已经探出了头来。这时只要再轻轻用指尖抵上那小肉芽缓缓的揉弄两圈,遭受强奸命运的就该换主角了。 可惜敏敏有个很不好的毛病,就是不太知足。她属于易满足的快速高潮型,我自己的高潮相对来得慢一点,所以敏敏经常在第一次高潮后,喜欢让我用依旧坚挺的肉棒顶在她的外阴部。她说这样不会影响身体里的快感,同时又可以让外阴享受另一种别样的快感,在外面磨到她的第二波快感来到时,再次插入狠狠的干出第二次高潮。 可是大家知道,男人的那条东西在奋力抽插一段后,突然又拔出,虽然还是贴在那么个柔软的地方,但是毕竟有不同,很容易就会软掉,这样难免影响性生活品质. 后来,我无奈之下想出个办法,就是在外部磨擦阶段讲些猥亵的故事,看到她听见「大鸡巴插进小洞洞!」之类时娇羞不依的表情,总是让我的肉棒精神奕奕,圆满完成任务。 后来习惯了这样的方式后,她还主动配合着故事的情节,做一些台词上的配合,可能就是从那时开始,她已经从心理上接受了一些不大合乎常规的性方式。 精彩的场景很多,就不按顺序说了,想起哪是哪罢. 有一年夏天,下午陪敏敏去商业街购物,在那里买了件月白色的连衣裙,裙子有点短,不过也不算过份,大概过膝十几公分的样子,和暴露是完全扯不上关系的。 反正女孩子嘛,买的东西也不算太多,但是逛的距离就恐怖的长,当时逛得我腰酸腿软,根本连站起来都不愿意,敏敏看我一副疲惫要死的模样,又是亲又是抱的,逼得我只好打醒精神,硬陪着逛到快十点才去吃饭,等回到家附近,已经十一点了。 到了停车场,快要下车时我戏谑了一句︰「今天买的衣服怎么不穿起来看看啊!嗯?」反正当时停车场没人,估计也有一定的补偿心理作祟。 敏敏就直接拿起那件月白色的连衣裙开始往头上套,套好了之后稍微扭动几下,原本身上的小吊带就取了下来,然后挑衅的看看我。 我又说了︰「这件衣服不配牛仔裤。」敏敏二话没说就伸手到裙下解扣子,很轻易地就脱下了牛仔裤,露出光洁的大腿。 我忍不住在她的大腿上摸了两把,继续挑刺说︰「你的胸罩颜色太深,和你的裙子不搭。」 这时敏敏也笑了,说︰「看你今天这么辛苦的份上,就奖励你一次!」说完就伸手进后背解下了紫色的胸罩。 顿时教人眼前一亮,精力澎湃,胸前两粒翘翘的乳豆挺立在软绵绵的酥胸前沿,敏敏还故意做出一副娇羞的模样,手掌张开抚抱胸前,偏偏漏出那颤巍巍的乳尖捂不住,害我呲牙咧嘴,伸出大手在乳前抓了一把。 软玉温香过手,疲态尽去,色心乍起,根本也不徵询意见,直接驱车奔海边而去。 …… (二) 这片海滩以前也曾经和女友一起来过,算是比较有名的情侣出没地了。只是这里由于环境幽静,光线也不大好,是以更是名气很大的「野战」地。 停好车后,我就拥着女友向更幽深的地方走去。由于光线非常差,基本上不可能看出敏敏裙下的秘密,因此女友也没什么异议的跟着过去了。走出十分钟,已经到了基本没人的地方,就在这里把敏敏推靠在一根石柱上开始激吻起来。 敏敏的舌头比较笨,不太会那些闪转腾挪的伎俩,但是胜在这根小舌头湿湿润润的,被我的舌头纠缠住后,还会从鼻子里发出可爱的「呜嗯」声,柔软的腰肢带动着身体,开始在我怀里不安份的蹭来蹭去。当然,这种级数的表演在这个地方算是司空见惯,哪怕走在人流很多的地方,都到处看得到这样的场面。 那软绵绵的身体在我怀里越贴越紧,我的手也由一开始的扶腰,变成了由下托住那对娇乳捏弄,同时竖起两只大拇指,抵在乳头上轻轻的抠弄;下身的阴睫早已克服了牛仔裤的束缚直直挺立起来,直接隔着薄薄的裙子在叩击那软软的地方,自己的腰身无意识、很原始地在做着前后摇摆的动作。 敏敏的手不老实地抓向我的棒子,隔着牛仔裤轻轻的上、下抚摸,摸了几下之后,捏住了拉链头就打算给我「松绑」。偏偏这时我身子一缩,把她的手给挡开了。敏敏更加扮柔弱的埋身入怀,呢喃着︰「我想要,让我摸摸它……」我却二话不说掀起了她的裙子。 一手抚上肉穴的位置,顿时吓了一跳!怎么今天敏敏的性致如此高涨?整个底裆部完全是湿漉漉的,纯棉的内裤吸水性非常好,如今完全是紧紧的贴在阴唇上,隐隐勾勒出那里的形状。 我就势在敏敏的小屁股上一拍,「这么不乖,居然尿裤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敏敏羞的脸都不敢抬起来,轻轻附到我耳边说道︰「那用你的大棍子欺负我好了!」说完就把脸死死的埋在我胸前,再不肯挪开半分。 我也忍不住了,手伸到裙底直接把敏敏的内裤给脱了下来,脱下来的时候,甚至看见带起了黏黏的几条丝,顺手我就把这条完全湿透了的小内裤塞进了自己的裤子口袋。 现在在的地方亲吻、爱抚无妨,但是要公然开战还是太过了一点,因此我拥 着敏敏就往林木深处走去…… 进到里面不由得大失所望,这个鬼地方确实安静,蚊虫也还好,但是……草倒不硬,基本上如果穿着裤子、垫点东西坐下倒也没什么,但是现在是光着,敏敏那娇嫩的小屁股还没完全坐下就娇呼着跳了起来。 站着做也不是没试过,但从我们来说,绝不认为这是正常的姿势,芥末蘸一点吃吃很好,但是一整餐吃芥末估计没几个受得了。 这下难受了——敏敏全身除了外面套着的连衣裙就完全赤裸,不得不把身子从侧后方完全贴着我,双手紧抱住我的右手,而我的右手手指完全隐没在她的裙下,用中指指尖轻顶住她的阴蒂缓缓摩弄…… 我们慢慢向停车场的方向走去,身侧不时有人经过,开始我还惊觉的想撤回手指,却发现手被牢牢地扯住,回头看去,只见敏敏水汪汪的大眼楮里无尽的妩媚,轻咬着下嘴唇不时发出一声细喘,看来,这个小丫头真是欲罢不能了! 这样的场景下,我忽然硬是撒开手,把本来活动在暗处的手拿上来揽住敏敏的腰紧走几步,不理会耳边低低的抱怨声,将这个可怜的小人儿拖上了车…… (三) 敏敏窝在副驾驶座上难受地拧着身子,看我依然不为所动的开着车,忿忿地把裙子翻上去露出下身那一小丛黑森林,接着用左手叉在大腿之间尽量分开,右手仅用食、中两指笨笨的在阴唇上上下滑动,不时在凸起的小豆豆上旋转两圈,但是这样的动作非但不能让她「熄火」,反而让火越来越旺。 其实要说我的敏敏真是个笨姑娘,认识我之前居然不知道手淫是怎么回事。 有一次在我的带领下看A片,忽然发出惊︰「原来这就是手淫!」我以看外星人的眼光看了她半天,她居然还反问我︰「难道你很早就知道手淫是怎么一回事么?」我也只好尴尬地回答︰「不是很清楚,偶尔找到感觉了才会这样。」 更无语的是,她居然让我表演给她看……从此以后敏敏就学会了挑逗我的终极招数,经常当着我的面「轻拢慢页复挑」,我就「铁骑突出刀枪鸣」。或许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她从来没有当着我的面自己给自己带来过高潮,因为我从来都在那之前就已经扑上去了。不过她现在虽然也在表演这一招,但我目不斜视,为了一会更大的刺激而强自忍耐。 敏敏的柔荑轻轻摸到我的裤裆,柔柔地摩挲着那已凸起来的硬块,嘴里柔媚地娇唤着︰「我们回去吧?人家好想要,小洞洞痒死了!」我则充耳不闻的驾着车。到达地方后忽然一停︰「到了,下车吧!」 这家Disco的位置相对偏僻一点,开的时间比较长了,所以新鲜玩意不多,这里的顾客群最热衷还是传统的酒色专案。我让敏敏先进去,我们前后走,不要让人家发觉我们是一起来的。 敏敏害怕地指指自己身上仅有的连衣裙说︰「颜色太浅了,会走光的。」我便安慰她︰「放心,已经是深夜了,Disco里面光线又不好,没人会看出来的。」敏敏没有办法,只好听我的一个人走过去;我则缓缓跟在后面,看着她很不自然地夹紧腿、缩着肩的可怜兮兮样子。 门口的灯光很强,我从后面只能看到敏敏那翘凸的小屁股,在强烈灯光的投射下很清晰地能看见凸起的臀丘把裙子顶起来,紧绷绷的却丝毫看不见内裤的痕迹. 而本身徘徊在门口将要走的两个少年惊讶地将目光投向敏敏的胸前,然后对视一眼,紧接着警惕的扫了我一眼,看我作出的同样是一副色狼模样,立即兴奋地把头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进到里面后,我稍微找了一下才看到敏敏,原来里面的灯光虽然柔和,但毕竟不那么安全,因此敏敏主动挤进了舞池好取得些安全感。而我则扮成舞池里经常看得到的流氓,慢慢接近过去,先是一点点由后方蹭到她身边,然后假作不经意地产生些身体接触. 这些过程中,敏敏都很上路地完全把我当陌生人处理,完全没有任何身体以外的交流。不一会我已经从后面紧贴住这个小妖精,开始摆动腰部,用坚挺的下身去撞击她;敏敏则悄悄偏转脑袋在我耳边轻吐三个字︰「好舒服~~」 就在这时,站在敏敏前面的一个塔忽然为避让他人往后退了一步,正翘起俏臀供我顶撞的敏敏上身自然有些前探,那人的后背就结结实实地印在敏敏的前胸,估计那一阵柔软的感觉让他一定很过瘾. 那人自然偏过头来看了一眼,看到我正在施用下流的动作,随着这一回头,我自感有些不好意思,讪讪的后退了半步。敏敏则是因为害羞侧移了半步,还故意以看色狼的嫌恶眼神横了我一眼。 这位仁兄当此场面,当仁不让地担起了护花重任,立即转过身来侧对着我,把我隔在了半臂之外。敏敏却不想这么快就和我又待在一块,被人看出刚才的把戏,只好完全背对着我,半身侧对着那位仁兄。 这位仁兄其实年纪倒不大,看样子也就二十四、五岁模样,估计是练过,上身就一件黑色的短袖紧身衣,浑身肌肉涨鼓鼓的,对着我的那截手臂肌肉虬结.下身穿的是紧绷绷得有点发亮的软料裤子,益发凸现得前面那一大坨很是乍眼。 我自思老是这么待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出了舞池,从舞池边的栏桿绕到敏敏那面向她打了个手势去厕所,然后继续顺着舞池的回形栏桿又绕到了敏敏的后面,从人堆中悄悄观察。 那位仁兄看我这个碍眼的人物已经不在了,立即勇敢地再踏前半步,随着身体的晃动,已经不时能接触到敏敏。敏敏侧过头来一看是刚才那位护花使者,只好客气的笑了一下,这位兄台可能是误会了意思,以为是默许甚至鼓励,居然从后面一把揽住敏敏的腰开始扭动起来。 这一下可要了命,敏敏的下身本来就空蕩蕩的,就连阴唇都因为这么长时间的兴奋充血微微张开了一条缝,缝隙间充盈了湿答答的淫液,忽然被一个强壮的男人紧抱住,那个男人腿间鼓鼓囊囊的一大坨东西和这条敏感的细缝突然来了个紧密接触,顿时浑身发软,只能随着那个男人的摆动轻轻摇摆着自己的身体. 而这个男人也并不狂躁地疯狂动作,而是随着音乐的律动幅度很小地摆弄身体,裤子的质料不时摩在娇嫩的阴唇上,时而又是坚硬的前端在这片柔软的泥泞地上撞出一波涟漪,敏敏已经舒服得仰起了头,眼楮微享受这种快感。 忽然觉得乳头被人一摸,浑身一酥,敏敏顿时又睁大了眼楮,惊恐地看向身后正搂着自己的男人。这个男人又把手收回,重新放在敏敏的腰上,两手从前交叉,左手扶右腰,右手扶左腰,头凑到敏敏的耳边轻声道︰「小骚货,胸罩都不戴就出来玩,下面痒了吧?」说完就这么抱起敏敏向外走去。 敏敏刚要反抗,又听见他在耳边说︰「敢叫,我就把你在这里扒光!」小敏敏知道自己裙子底下全部赤裸的事实不能为人所知,惶急之下也找不到我,就这么被抱出Disco,稍微拐了一个弯就进了一个网球场。 网球场的尽头是一间平时白天当更衣室的房间,那个男人手在门边一扣弄门就开了,他气喘吁吁地把敏敏放下推进房间,反手又带上了门. 敏敏害怕的躲到墙边,又不敢大声的叫喊求援,只知道睁着害怕的大眼楮看牢这个男子。 这个男人这时候倒不那么着急了,先深吸一口气把胸肌鼓了鼓,然后很利索地把下半身的外裤褪了下去。他腿上满是又黑又粗的毛,穿的内裤却是Q版的长鼻象,现在这只大象的鼻子伸得又高又长,还不时点几下,大象的两腮部位包住的东西非常饱满,只感觉这条内裤太小,快要被撑破了。 男人缓步向敏敏走过来,行进间只看到大腿肌肉紧蓬勃、臀部肌肉结实饱满,再加上一根上翘得厉害的象鼻子随着步伐微微晃动,敏敏不由得紧了紧腿,护在胸前的手也轻轻以前臂挤压了一下已有痒痒感觉的乳头. 男人走到敏敏面前,一下把上衣也给脱掉了,这时下身那条大象鼻子更形明显,就连前头粗起的好大一圈都隐约能看出来。男人拉起敏敏的手放在裤腰上,然后松开手命令道︰「脱掉它!」 敏敏的手带着一点点颤抖轻轻拽着这条大象内裤,发现拽不动,于是再加了些力用力一拽,一根粗壮的大东西就弹了起来。粗直饱满的阴睫,黑夜中却彷 能看见闪着黑色的光,骄傲地挺翘着,一跳一跳的彷 在敲打着敏敏心里的一面鼓,让她似乎随着鼓声放弃了抵抗,双腿不自觉的松了开来,蜜穴中又开始溢出股股的黏液。 男人的大手握住了敏敏的娇乳,既大力揉捏而又细挑慢,嘴里也不閑着︰「出来玩,不喜欢戴胸罩可以贴个乳贴嘛!要不然很吃亏的。」然后手伸到裙摆那里向上一掀,敏敏那无防护的下身自然就显露了出来,已经翕张的细缝间满是淫液。 男人用食指第一节在细缝中滑走了一道,带得敏敏打了个激灵. 男人淫笑着问敏敏︰「你不穿内衣裤出门还流了这么多骚水,是不是想大鸡巴插你啊?」敏敏害羞的别过脸去不予应答。 男人也不继续纠缠,挺着硕大的阳具就杀进了敏敏紧窄的蜜道。进去的一瞬间,敏敏习惯性地深吸一口气,然后闭住气缓缓地随着抽插轻轻的一点一点往外吐。 这个男人的阳具比我略粗一圈,长度犹有过之,最厉害是他的腰力,轻易提纵两三百下,正宗的「狂抽猛插」。他猛干一轮又在敏敏气息急促、将要到位时放缓节奏,轻出慢入,气得敏敏又是咬牙又是求饶,却也将快感一波又一波推得更高。 终于在又一波快感袭来时,这个男人没有停止,用激烈的速度猛力敲打着敏敏脆弱的花心……随着一声虚弱的呻吟,男人的身体猛然停止动作,平静一阵后缓缓地退出来,站起身套上衣服,脚步虚浮地踉跄着出了门. 而敏敏随着身上的玫瑰红潮渐渐退去,稍稍直起身,用手指掠去下身白色的精液,把连衣裙套上,出门直接去了停车场。一直躲在屋角暗影中的我赶紧跑去和她踫面,受了一顿娇叱,说到处寻我不着,只好来了车边等候。我也只好辩解说在里面到处找不到她才这么久过来,又是道歉、又是保证的安慰了半天才算平息。 那个男人其实很笨,如果他不是硬要和敏敏一起到达高潮,先开始就抽插到敏敏泄出一次之后,再学我把主要精力放在第二轮,或许敏敏愿意留个联系方式给他今后再继续「交往」呢!
上一篇:我操大姨子立影 下一篇:叫妹妹起床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