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迷踪奸影 第十三章 杀气


迷踪奸影 第十三章 杀气

时间:2018-07-09 我这是在天堂还是地狱啊,怎么一切都还是老景象?灰濛濛的天,幽深的密林,还有……白晃晃的女人肉体。   「醒来啦,好不好玩呀?要不要赌下一把是不是真子弹呢?」背后,张洪和蔼的轻声细语听在尚处迷糊中的吴昊耳中如同惊雷炸过,吓得浑身一激凌,意识彻底拉回到了现实。   「不,大叔……不是,大爷,求您了,不要杀我,我做牛做马报答您……」   张洪啧啧有声,「你这么贱,就算做牛做马也值不了几个钱。」   「我家里有钱……」   「老子不希罕。」   「我……」   「想不出来了吧?哈哈哈,不过老子改变主意了,再给你一次机会。」   「谢谢,谢谢,谢谢……」吴昊一听还有一线生机,大喜过望,一迭声的谢谢发自衷心,直至哽咽难言,如果现在能动,他完全有可能趴到地上去亲吻张洪的脚。   「不忙,我先问你,刚才为什么会输呀?」   一句话重新点燃了吴昊潜藏心底的熊熊怒火,他狠狠地望了望远处的文樱清丽的背影,咬牙切齿。「都是那婊子害的!」   张洪笑了笑:「知道就好,现在我给你的机会就是让你痛痛快快地报复她,如果老子看得爽,就放过你。记住,不准弄死她。」   不管吴昊怎么想,张洪已经动手解开绳索了。   吴昊对重获自由难以置信,揉搓着被吊得麻木的手腕,畏缩地看了看张洪手中黑洞洞的枪口,终于咬了咬牙略显迟疑地向毫无所觉的文樱走去。   「吴昊,你不能去!」   突然一条人影闪现出来伸手拦在吴昊前面。是欧阳惠,她和张忠禹从始至终一直在紧张地关注这边,听到张洪的阴谋本来松下的一口气又提到了嗓子眼上,眼看吴昊真要屈从于邪恶,欧阳惠顾不得全身赤裸的羞怯,挺身挡在了前面。   「我……不是……」吴昊一时手足无措。张洪斜刺里冲出,一把揪住欧阳惠的秀髮往他的胯下拖,「臭婊子,做你该做的事去。」   张忠禹大喊:「文樱小心!背后……唔~~~ 」话没说完就被一条臭哄哄的内裤塞住了口。   文樱起初一直没留意身后的动静,她是在吴昊被吓昏过去后才过来的,起初也为张洪疯狂的举动很吃了一惊,后来见他只是虚张声势,又不屑看吴昊吓得屎尿齐出的丑态,便一个人远远地避到了湖边,忧郁地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出神,待听得欧阳惠和张忠禹的叫声,扭头只见吴昊两眼凶光地冲过来。   「你做什么……」话言未落便被扑倒在地,一时间两具白花花的肉体在湖畔草木稀疏的泥地上扭滚在一起。   第一次与自己梦寐以求的姣美肉体如此零距离地厮磨,吴昊被刺激大口喘气,晕了头只顾扭手就去抓那对滑腻高耸的乳峰,肉棒也拚命往少女的性器里挤,浑忘了身下的可是一朵带刺的玫瑰。在学校里文樱就是校健美队的队长,骨骼停匀,肌肉有力,并不比娇生惯养的吴昊弱,折腾许久还是无法得逞所愿,但是男人的蛮力之下也让少女无法挣脱,一时之间相持不下。   吴昊感觉到背后阴冷的目光,越发心急,抬手狠狠就向那张吹弹得破的粉脸就是一巴掌:「婊子,人家玩得,老子玩不得?」   五根暗红的指印在苍白没有一点血色的脸上一点一点影印出来。   这一掌让文樱所有的幻想,所有对人生美好的信念灰飞烟灭,她无法相信曾经相夕相处亲密无间的朋友转瞬间变得如此陌生、残酷、卑劣。   背叛的伤害远甚于敌人的打击。伤口,鲜血淋漓。   「唉呀!」吴昊突然摀住鼻子弹跳起来,几缕鲜血从指缝间流出,原来文樱趁他不备,一口把吴昊的鼻子咬掉了一块长长的皮,如果不是挣脱得快整个鼻子就要和脸说拜拜了。   「哈哈哈……有趣呀有趣。」张洪一面把肉棒在欧阳惠的小嘴里插得欢,一边津津有味地欣赏这出由他亲手导演的好戏。吴昊的变化早在他意料之中,从第一天擒住他们时吴昊的偷窥到私下表白,无不让阅历丰富的张洪看破其内心的阴暗,他就是要造势,发掘出他们心底的骯髒和阴暗,给他无聊的逃亡生活增添几分新的乐趣。什么狗屁大学生,脱了裤子还不是和老子一样也是淫棍一条。   「妈的,臭婊子,看你往哪跑。」   吴昊彻底激怒了,两眼被怒火和淫慾烧得血红,大步四下找寻女人的蹤迹,活脱脱就是一头稚嫩的小恶狼。   可怜文樱颈子被铁链锁住,根本跑不多远,两人就在小屋附近的空地上追逐,在张洪的提醒下,吴昊醒悟过来,一把拖住了链子往自己怀里带,文樱在刚才的厮打中几乎用尽了全身的气力,此时只能两手使劲攀住链子使劲往回拽,无奈自从被张洪打折过腿,又大病一场,身体一直备受折磨没有复原,只能被迫一步步向满面淫笑的吴昊靠拢,就像一条被牢牢钩住的鱼,纵使死命扑腾也摆脱不了被扯上岸待宰的命运。   两人面对面,文樱冷冷地看着吴昊,如同看一只噁心的狗。吴昊意外地笑了笑,压低声音走近说:「告诉你一个秘密,我……」   突然他抬起膝盖,狠狠地撞击在文樱的绵软的小腹上,文樱欧地一声翻滚在地,连惨叫都叫不出,只有下意识地双手抱住下身,冷汗刷地就从全身渗透出来。   吴昊再次扑到她身上,扒开她的手,一拳接着一拳结结实实地擂在少女的下阴上,眼见下身顿时肿胀如碗,本就稀疏的毛髮一根根如同植在暗红光凸的小山丘上愈发显得突兀,剧痛使少女的思维一片空白,眼球上翻,口里吐出白沫。   张忠禹拚命挣扎,被封住的口呜呜出声,连大树也被他抖动得娑娑直响。欧阳惠几次要挣起身都被张洪强行压了下去,眼见吴昊玩得太过火了才不得不连忙厉声制止,「住手,你他妈的要废了她呀。」   吴昊悻悻地改拳为掌,轻轻地落在那丛柔丝上温柔地抚摸着:「告诉你一个秘密,我认为你真是一个婊子。」   天色将晚,暮色已在西方的天际拉开了一道长长的紫色云霞,月影湖畔的淫戏还在继续着。   「你真是废物呀,乾脆把鸟割了当太监算了。」   「是,我平时行的,不知道怎么……就不行了。」吴昊满面惭色,原来等到文樱彻底失去抵抗能力,听凭吴昊拉开她修长的玉腿坦露出少女的羞涩时,吴昊起先还跃跃欲试的肉棒竟然突然不举了,无论他在少女香肌柔骨上如何又揉又舔,那玩意就是硬不起来,一世英雄竟在小小的玉门前徒呼奈何。   张洪摇摇头,「看老子的。」把欧阳惠绑到树上,不奈她的啼哭,也扯一块布塞住她的口。然后丢给吴昊一根木头做的阳具,「去,你跟她玩玩。」把吴昊发配到欧阳惠那儿后,提起处于半昏迷状态中的文樱纤细的蜂腰挪到树墩上,在他的摆弄下,文樱整个身子都在地上,只有臀部高高凸出,肥肿的阴部更加耸出,四肢极度摊开,姿态极其羞耻。   他沖手中吐了一大口唾沫,在雄壮的阳具上胡乱擦了擦,像把钢枪磨亮,俯下身子,把肉棒一点点撑开肿成桃状的肉缝,像铁锲子一样坚定有力地慢慢凿了进去。   肿胀的肉洞的确很紧,又不同于处女的紧,是从开始就缠绕吸吮的紧,张洪不禁想起了年少时自慰,打手枪不过瘾,偷着把家里买的肥猪肉在热水中温热,交叠起来,压住两头,把阳具从缝中挤进去的感觉。   每挺进一寸,文樱都要忍不住低嘶一声,痛苦地把身子向上弓,又被男人强行压下去,再进又弓,又压,旁人看来竟成波澜起伏之势,男人直感到少女的身体如同有弹性起起伏伏,别是一种享受。   吴昊看得呆了,本已插进欧阳惠肉缝中的木头阳具也忘了继续动作,那根本已软如秋蛇的阳具不知不觉间又昂起头来。   恰在此时,张洪忽听得身后叶木微动,一股凌厉的杀气袭背而来……
上一篇:真实事件 考上大学后在外租屋的豔遇 下一篇:在女友家干她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