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六十一章


十景缎 第六十一章

时间:2018-07-09 石娘子将杨小鹃交给向扬抱着,跃下地窖,点起壁上火把,原本漆黑一片的地窖立时光亮起来。石娘子来到地窖口下,抬头对着向扬一望 ,道:「向兄,可以了。」   向扬一声不响地进了地窖,环顾四周,那地窖倒也颇为宽广,墙壁均是石砖砌成,四壁各有两支火把照耀。向扬将杨小鹃轻轻靠在墙边, 说道:「石姑娘,待会儿怎么出去?」石娘子走到西北墙角,在第二排石砖交接处踢了两下,但听隆隆几声,顶上地板已然复合。石娘子再踢 两下,一阵清脆的金属相击声过去,地板又已翻开。   向扬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石娘子不再说话,蹲在杨小鹃面前,见她脸色泛红,全身汗水淋漓,呻吟不止,不禁歎了口气,随即起身,头也不回,说道:「向兄,四妹拜託你了。」一个纵身出了地窖,合上了出入口。   霎时之间,地下石室之中只余向扬和杨小鹃两人。向扬眼见杨小鹃昏昏沉沉的模样,心中纷乱已极,暗道:「杨姑娘和我素不相识,今日 才刚会面,连我是什么样的人也不知道,怎能就这样将身子交给我?简直荒谬!」   看着眼前这一个娇美可人的小姑娘,向扬心中却是殊无欢喜之感,反而是万般的烦躁苦恼,心道:「石姑娘虽然如此答允我,然而并非杨 姑娘自身意愿,焉知她不会因此事而抱憾?更何况我已经有了婉雁,婉雁又会怎么想?杨姑娘现下神智不清,我在这时候对她做出这等事,岂 非乘人之危?向扬啊向扬,你枉为男子汉大丈夫,难道就拿不出一点办法来?」   可是当此情景,向扬确也是无法可想。杨小鹃身处几近闷不通风的地窖,虽然仍是迷迷糊糊,身子却也觉得麻痒难当,燥热异常,忍不住 在地上慢慢翻着身子。石地本是冰凉,在杨小鹃翻了一会儿之后,却也温了。杨小鹃胡乱呻吟着,双眼含泪,哀求似地望着向扬,四肢摆动扭 曲,隔着薄衫抚摸着自己汗湿的胴体,地上一大滩都是汗水,肤色透着热烘烘的粉红,整个人看来随时要融化一般,口中呜咽着:「热……好 热……谁……谁来……救我……」   向扬不知所措,长歎一声,抱起杨小鹃,将她抱在怀里,低声道:「杨姑娘,对不起了。」一伸手,将她身上那单衫除了下来,掷在一边 ,一落地,发出啪地一声响,可见衣衫湿到何等程度。   杨小鹃轻声嘤咛,稚嫩的身体在药力逼迫下,动作、声音、姿态均散发出渴望情慾的气息,却又是身不由己,迷惘的眼瞳深处隐隐透露出 无助、羞耻的求救,然而表现出来的又全然是另一回事。   逼于情势,不得不侵犯杨小鹃,向扬心里五味杂陈,眼见娇艳异常的肌肤一寸寸呈现在眼前,心情反倒越来越恶劣,只觉说不出的气闷, 一股罪恶感油然而生。然而杨小鹃正在生死关头,已由不得向扬抉择,心一横,一把扯下了她下身衣裙。   杨小鹃被向扬抱在怀中,虽然仍然迷糊不清,却强烈地感受到了男子气息,药力催动,忍不住连声呻吟,现出的却不是痛苦,而是腻得令 人心魂俱醉的春声,但听她娇声细语道:「嗯……哥哥……哥哥……好……啊……好舒服喔……小鹃好喜欢……啊……嗯……」   向扬心有愧疚,不敢多看杨小鹃的身子,当下让她坐在自己身前,低下头去,右手轻轻爱抚那不甚茂盛的小草地。他不想多佔杨小鹃一分便宜,一心要让那未经人事的秘地尽快开放,速速冲锋陷阵,化解药力,以救得杨小鹃,是以手上功夫绝无保留,掌缘不住在两片嫩肉之间磨 动,力道轻重缓急不定。   杨小鹃双腿大开,面对着用心要解救自己的向扬,全无羞涩之态,显得十分受用,美目朦胧,香唇难闭,   诸般放蕩娇媚的声音源源不绝地传了出来:「好……好好喔……向……哥……哥……啊……我、我、啊……喜欢……死了……唔……太好 了……哎……啊……」   向扬听着,突然一阵怒气上涌,叫道:「杨姑娘,你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吗?」   杨小鹃右手就唇,陶醉地吻着自己纤细的食指,娇声道:「什么……什么?嗯……嗯……向哥……哥……   嗯……你真棒……小鹃……好喜欢你喔……嗯、嗯嗯、哎……「向扬双手按住她双肩,猛力一摇,低声道:」别说了,这……这不是你该 有的样子。你该是位好端端的姑娘……「   杨小鹃却仿如不闻,身子往向扬靠去,纤纤玉手揉着他的胸膛,弄得他衣襟不整,轻声呢喃道:「向哥哥……别停嘛……小鹃……小鹃要 你摸我……」揉着揉着,慢慢搂住了向扬脖子,整个身体都贴了上去,主动厮磨,柔软的胸部挤压着向扬,不知有意抑或无心地挑逗着,肌肤 如同炭火烤炙般发烫,更有一阵香气扑鼻。   向扬心头重重一震,吸了口气,暗暗歎息,心道:「罢了!」情知事态已无可挽回,一咬牙,左臂紧紧箍住娇躯,右手肆意侵略少女幼嫩 的私处,可爱的小花瓣微微地一张一合,蜜汁汨汨而出。   杨小鹃兴奋地轻声娇吟,脸上神情迷迷茫茫,彷彿失魂落魄,清秀的脸庞却充满娇艳风情,便如一朵初绽的小百合,却散发迷人的浓冽芳 香,不断引诱着向扬,梦呓似地说道:「好……舒服……喔……向哥哥真的……太棒了……嗯……啊、啊,嗯!好像……要……融化了……喔 ……」一双细緻的小手也不停留,在向扬身上来回摸索。   受到如此的回应,向扬岂能无动于衷,下身已然整军待发,随时便要大肆蹂躏敌阵。他知道杨小鹃在春药摆布之下,绝难轻易满足,当下 不像对待赵婉雁那般温柔,将杨小鹃用力压在墙上,一手向濒临决堤的私处继续进攻,另一手则狂猛地揉挤那对尚未长成的幼小胸脯,像在玩 弄两团软丝绢。杨小鹃浑身发颤,喘气转急,颤声道:「向……向……哥哥……好……好厉害……啊……最、最厉害……啊、唔……嗯、嗯! 」   在向扬的攻势之下,杨小鹃双颊渲染桃红,香汗如雨而下,分开的双腿无力的颤抖,几乎站不住脚,全身的力气都被向扬所掠夺,万分空虚,不禁放声哀鸣:「小鹃……小鹃要向哥哥……向哥哥……快……快来……小鹃好想要啊!」说着说着,股间一波波浪潮涌出,沿着双腿缓 缓流下。   原本应该是纯真姑娘青涩的脸蛋,现在已如熟透的苹果,香味四溢,令人忍不住想要採撷品嚐,大快朵颐一番。向扬虽然是意在救人,毕 竟年轻气盛,不由得怦然心动,心中却更增罪意,低声说道:「杨姑娘,在下为情势所逼,要冒犯了。」杨小鹃亢奋地喘着气,说道:「没… …呃……没关係……快……来……冒犯……小鹃……嘛……哥哥……哥……哥……啊……」   向扬一咬下唇,脱去了上身衣袍,正待解开腰带,杨小鹃脚下一软,已然控制不住自己身体,迫不及待地跪在向扬跟前,去解腰带,一边 隔着衣物亲吻向扬的下体,,含糊不清地呓语:「向哥哥……向哥哥的……那里……喔……呣…… 嗯嗯……」   向扬按住杨小鹃的头,紧贴着自己股间,低声道:「杨姑娘……」杨小鹃把向扬的裤子拉下过半,一根气势腾腾的物事登时冲向她眼前。 杨小鹃呆了一呆,玉手自向扬腰际游移到了腹下,抚摸着巨棒的根基,腻声道:「好大喔……硬硬的,热热的……嗯啊……唔……向哥哥…… 小鹃……小鹃要这个……嗯……」   耳听杨小鹃迫切期盼的细语,夹杂剧烈娇喘,私处浪水流个不停,身子热得烫手,向扬知道药力以发挥到了极点,再不与杨小鹃行事,便 成祸害,当即托起杨小鹃,低声道:「杨姑娘……要进去了。」杨小鹃已然极之兴奋,恍恍惚惚地看着向扬,双手慇勤地在他下身握弄着,往 自己的小小洞穴不住送来。但杨小鹃虽是情慾如火,毕竟未经人事,兼之心神迷乱,一阵手忙脚乱之下,向扬的棒端总是戳在洞口週遭的嫩肌 上。杨小鹃练武多年,肌肤弹力极佳,将巨棒一次又一次地轻轻推回,也沾上了不少花蜜。   向扬见杨小鹃不得其法,双手当即抓住她圆润的屁股,对正洞口,气焰高张的阳具在潮湿的门户前不住揩磨,十指使劲捏入她两个雪团般 的美臀。   杨小鹃失声而叫,声音既显欢愉、又似低泣,且兼放浪无比,哀声呻吟:「好热……向、向……向哥……哥……啊……呜嗯……要……要 到小鹃身体……里面……了……嘛……啊……快……快点……小鹃……小鹃好想要……想死了……」   面临紧要关头,向扬不禁又犹疑起来,当下大力摇了摇头,暗想:「事已至此,别无他法了!」腰身一挺,前端探到洞门,慢慢嵌了进去 .   杨小鹃双眼一闭,大叫一声,全身紧绷,颤声叫道:「天啊……啊……这……太……」忽然声音卡在喉间,「呃呃」几声,脸蛋整个贴在 向扬肩上,放声鸣泣。向扬才插入未及半寸,杨小鹃反应却如此激烈,倒让向扬有些惊奇。忽觉肩颈之间一阵温湿,杨小鹃正拚命狂吻,藉以 宣洩私处受到入侵的强烈感受,更发出娇腻哀怨的喘声。   杨小鹃似淫似纯的表现,向扬以身当之,真是说不出的刺激,手上不由自主地用力,狠狠捏了她温软带劲的屁股一下。杨小鹃身体颤动, 刺激过甚似地哀啼一声,叫道:「哎啊……向哥哥……啊……小鹃……真的……爱死你……了……啦……小鹃……还……要……」   向扬热血翻腾,再无顾忌,稳稳抓紧她的屁股,阳具稍稍离开杨小鹃,準备长驱直入,直冲入那氾滥成灾的花丛深处。忽听顶上隐隐传来 一声女子鸣叫,声音大有惊恐无助之意。   向扬陡然一惊:「外头有巾帼庄的姑娘遇险么?」当下放开杨小鹃,拉起裤子,跃至西北房角,在机关处连踢两下,纵身而起,身形未到 ,翻板已开,两个人掉了下来。向扬看得分明,那两人是一男一女,面目不及辨认,双掌分出,抓住两人后颈,立时封住两人穴道,顺势将两人直带上去,掷开那男子,抓着那女子稳落房中地板。房中尚有数人,见地下突然窜出一人,无不吃惊,纷纷叫唤起来。   定睛一看,已认出那男子是在救出杨小鹃时出手的两名老者之一。再一看身边女子面貌,不禁一惊,却是巾帼庄二庄主凌云霞,但见她上 身只余一件淡黄肚兜,背上一大片血迹,伤痕纍纍,神情疲惫,伤势着实厉害。再一看那老者,却是鬆开腰带了,显然意欲图谋不轨。两老中 的另一名老者则正跟一名少女斗在一起,只见长鞭来去如风,招招精妙,这少女自是华瑄.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美妹与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