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六章 破城激战


风月大陆 第六章 破城激战

时间:2018-05-16 「这是怎?一回事?」   望着黑沉沉的怀安,统领三千精兵的天河新军将领勒庞不禁一愣。这个时候,应该是怀安最忙碌的时候,不但要警戒,还要派出增援部队才是,怎?会好像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难道说他们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吗?可外面这?大的声响,就是沉睡如死也应该被惊醒了。   「算了,既然是这样,乾脆偷袭好了!」   猜疑不定的勒庞暗中下了决断,开始向自己的部下发出命令。   但没有等天河新军的士兵潜入城下,怀安的城头突然一阵发喊,接着无数的火把灯球将周围照得亮如白昼。   「实在是愚蠢之极!」   火光中,叶天龙站在城头大笑道:「看到这种异常的状况,居然还不醒悟,实在是蠢货一个!」说罢,他向后一挥手,早有手下将士将八个五花大绑的人推上城头,一声令下,刀落头断。   勒庞一看便知道是己方潜伏在怀安的细作,天龙军团的情报正是有这些人传出来的。这次也正是他们报告说,天龙军团的大部分军队都到天河前线去了,剩下只有一千名守军留在怀安。   「我们快走!」勒庞知道事已不可为,火速向部下发令。   但为时已晚,城头的鼓声震耳,大开的城门中冲出了庆计的红色枪骑兵,好似一道狂飙,直扑过来。而从两旁的黑暗中,董国和王猛各率一部人马杀到。   很快的,勒庞和他的三千士兵就陷入重围之中。虽然他们是天河新军中身经百战的精锐士兵,但对上数倍于自己的强大敌人,何况庆计麾下的枪骑兵攻击之盛有如暴风骤雨,优劣之势马上分出。   骑兵的冲刺搅起漫天的血雨,步兵轻装备的天河新军士兵无不肢飞体裂,宛若狂风催折下的稻草,成片成片的倒下。   才片刻的功夫,除了少数身手高超的天河新军士兵外,站立于战场的只有天龙军团的将士了。   当叶天龙率部从城中出来的时候,勒庞的身边只有数十名士兵,其它的天河新军士兵不是成为没有生命的尸体,就是倒在地上呻吟挣扎。整个地方血腥扑鼻。   「让我送你下地狱吧!」   不知道杀了多少敌人的庆计拍马直冲勒庞,手中的烈焰枪抖动中,接连挑飞了四五个天河新军的士兵。   勒庞知道已经无法逃脱,将心一横,一刀凶狠地朝庆计砍去。但他和庆计之间实力的差距让这一击变成完全是多余的动作。   红色的枪影还在眼角舞动,一道炽热的炎流袭上勒庞的身体,从他身上那副甲冑的接缝处一直灌入到他的骨髓中。   「该死的神器!」勒庞绝望地意识到自己是中了具有魔法能量的攻击。   「太差了,出来偷袭怎?可以不派一些好一点的呢?」庆计在勒庞的后面带马站住脚,淡淡地说道。不过勒庞已经听不到了。   站在勒庞身边的几个仅存的士兵看到了惊人的一幕,从他们的将军身上突然间冒出了数道火焰,随后整个身躯爆裂成数块飞散,被血肉击中的他们连念头都没有转过来,就觉得好像是被巨锤击中一般,口喷鲜血,当即倒下。   「我们到岸边去接待我们的客人吧!」叶天龙好像已经知道就是这样的结果,发出这样的招呼之后,连停也不停一下,就率部呼啸而去。庆计他们也很快整队跟了上去。   到达天河岸边时,范铜早已在此等候,他一见到叶天龙便说道:「老大,快下令吧!」看了一下摩拳擦掌的范铜和他的部下,叶天龙点点头,再将视线投向河岸边,那里天河新军的士兵正在和左岛近的部队打得难解难分,虽然左岛近的部队在人数上佔有优势,但天河新军的战舰强大的武力成为他们有力的支持。   「準备好了吗?」叶天龙转头望向正朝自己走过来的周明周亮两兄弟。   「好了!」周明点头道。他和周亮以及身后的一些人全部穿着黑绸的水靠,带的全是水战的家伙。   在加入天河新军之前,周明和周亮都曾是青州一带水陆通吃的私枭,进行各种走私活动,有时啸聚起来也做一些没有本钱的买卖,所以他们兄弟和一班手下亲信都是水中的好手。   「好了,通知左岛近,不要再逗他们玩了!」   叶天龙的命令很快传到左岛近那里,他顿时精神大振。为了拖住敌人,他一直不敢放手攻击,只是将自己的部队分成三批,轮番向敌人冲击,给天河新军保持一定的压力。   而战舰上的张文西则是在等待偷袭怀安的勒庞能够传来好消息,既然没有被马上落败的迹象,也就一直不肯撤退。就这样,双方是各怀鬼胎,在那里真真假假的进行一场激烈的战斗。   但现在左岛近这一放手攻击,顿时让张文西感到压力骤然增加。再看到大批天龙军团的士兵从后面杀过来,便知道这次偷袭的计划一定失败了,当即下令收队。   叶天龙居中,他的左边是庆计,右边是范铜,带领大部队从左岛近阵容的侧后方急速向天河新军扑上来,将收缩阵容正要撤退的他们一直赶下河岸。   「大人,我们起锚吧!」身边的参谋向张文西进言道,看到叶天龙他们如此猛烈的势头,如果还是在河岸边接应自己的队伍,有可能连战舰也会被殃及的。   张文西自然明白这个道理,没有想到一时的犹豫,叶天龙的部队已经逼近到这?接近的距离,现在已经不可能让岸边的步兵重新登上战舰了。   在命令战舰向岸上猛烈攻击的同时,为了安全起见,张文西也只有命令自己的战舰离开河岸,在距离河岸一段距离后蓦然发现从自己的上游冲出了数十艘快船。   这些快船本来是掩藏在河旁的岔湾里,这种小河湾又窄又浅,天河新军的战舰是根本无法开进去的,所以,也不知道天龙军团什?时候埋伏起来的。   「不自量力!」张文西冷笑一声,下令战舰迎上前去,别说是战舰拥有的远程犀利的武器,就是撞,也可以将这些快船撞散掉。   快船有如劲弩,从江湾的林影中破水疾射而出,长长地,尖尖地,共有十二名划手,全是穿着水靠的大汉,用红丹黑油勾脸,腰挂短刀,手执三股钢鱼叉。   「不对,是周家兄弟的水鬼队!」   张文西身边的谋士突然叫起来,张文西顿时心中一惊,知道周家兄弟的水鬼队在水中的难耐,当初天河新军水师的基础就是他们打下的,只是后来周家兄弟受到排挤,带着他们的手下离开水师,转战青州各地了。   「他们终于出现了,下网!不要让他们靠近!!」   张文西连声下令,为防止敌人破坏船只的钢网从战舰的周围被张开,同时战舰上不停地朝快船发射劲弩大石。   大笑声中,周家兄弟和他们的水鬼队跳入河中,没有人驾驶的快船径直朝战舰冲来。   「火攻!!」   张文西脸色大变,下令战舰一边尽量击沉快船,一边注意躲开敌人的快船,但河面上的快船越来越多,几乎将整个天河布满,而他们又无法往下游驶去,因为不远处的一个转弯狭窄处,天龙军团沉了数只船,又用铁链拦起来,将河道完全封锁了。   这时候,叶天龙已经将河岸上的天河新军士兵肃清了,他让士兵沿岸布防,自己则带着一班人马站在河边的高处,倩公主赫然站在他的身边。   「交给你了!」叶天龙望着倩公主。   「放心吧!」倩公主早已跃跃欲试,在她的身后是叶天龙这段时间招募的数十位魔法师。因为军部将大量的魔法师都调到了武安的前线,使得现在各个军团的魔法师数目都不足,更何况是叶天龙这样一支自己组建的军团,所以叶天龙也只有自己掏钱招人,可惜有水準的魔法师基本上都会被各国军队和权贵收罗,能够招募到这些人,叶天龙还要感谢晨月的帮助。   能够和倩公主这样的大策法师一起战斗,对于这些魔法师来说,也是非常难得的机会,他们可以从中学到很多东西,对他们提高自己的魔法技艺有很大的帮助。   倩公主的手势一起,所有的魔法师都集中精神开始咏唱起来。因为要攻击的範围很大,所以他们用的是「炎爆裂」。   橘红色的光芒映红了半边天,凝集起来的炎球将天河上方的空气都烧热起来。   「魔法师?!」   张文西的瞳孔有些缩小,虽然他们的战舰上也有配备魔法师,但只是治疗救护用的,像对方这样使用攻击性强大的魔法,就是张烈的身边也没有几个。   显然如果冲到快船的阵中,很快就会被火海淹没,而进退两难的他们面对可以远程攻击的魔法师,根本没有一点的胜算。为今之计,只有拚死冲向魔法师,用战舰上本身远程的攻击逼迫他们不用自如的使用魔法攻击,这样才可能有一条生路杀出。   此刻爆裂的火球已经将河上的大小船只全部引燃,沖天的火光下,天河新军的战舰发狂般的朝倩公主她们所站的地方冲来。   如雨的劲弩利矢,飞蝗般的飞石,迫使倩公主她们只有张开防御的结界。战舰轰然撞上了河岸,数十道人影从火光中飞身跃起,更多的是天河新军士兵则是跳下天河,朝岸上冲来。   见到这样的情况,叶天龙马上让倩公主她们退下来,他自己带着手下迎了上去。   河中此刻已经混乱不堪,周家兄弟和他们的水鬼队在水中有如蛟龙,无情地追杀着惊慌失措的天河新军士兵。很多的天河新军士兵曾经见识过这些人的实力,知道在水中作战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乾脆就举手投降了。   跃上岸的张文西他们马上陷入天龙军团的重围之中,左冲右突,在斩杀了数十名对手之后,他骇然发现身边的亲卫已经剩下不到十个人了。   这时候,围住他们的士兵突然往后退了开来,叶天龙和庆计等人出现在张文西的眼前。   「弃剑投降吧!」叶天龙神态轻鬆地说道。   张文西呆立了一下,蓦然大笑起来,让叶天龙他们都为之一愣。   「你上当啦,现在你们的中军大营可能已经失守了!」说罢,张文西重新扬剑冲了上来。   叶天龙的脸色大变,为了今晚的行动,他的确调动了围攻天河城的部队,现在的中军大营中只有女子营和数千名士兵。他以前摆了张烈一道,没有想到的是,张烈居然用同样的办法回敬了自己。   庆计和范铜同时出手,很快将张文西击毙了,而叶天龙则火速整顿好军队,朝自己的中军大营疾驰。   到达中军大营的时候,果然是战况激烈,但值得庆幸的是大营并没有乱,看到自己阵中不住舞动的飞凤旗,叶天龙顿时鬆了一口气。   就在叶天龙他们在怀安激战的时候,大批的天河新军士兵突然如潮水一般冲杀过来,一举突破了天龙军团的前锋营,一直杀到中军大营前面。   留守大营的计无咎火速组织部队进行反击,但因为叶天龙带走了大批的将士,现在的大营中显得人手不足,正在军心摇动之际,于凤舞突然现身于将士之前。一身戎装的她,带着手下的精锐亲卫向扑上来的天河新军发动突击。   大发神威的于凤舞一连斩杀了数十名天河新军的悍将,才将天河新军的攻势暂时压了下去,稳定了本方的军心。   随后退入大营的于凤舞有条不紊地指挥手下的将士布下严密的防御,并让龙灵儿和她的近卫团充当突击队,在敌人阵势的软弱之处发动一次次猛烈的反击。   看到于凤舞这样高明的指挥,计无咎和维尼也只有暗自敬佩的份,他们自认智谋过人,但在这样混乱的局势下,还能够冷静到不犯丝毫的错误,从敌人的攻击中看出弱点,组织起有力的反击,并让将士乐意为其效命,这个女人真有一种难以想像的实力。   当左岛近带着部队也从左锋营赶来支持,更是稳定了大营。双方进入相持状态,不过天河新军还是佔有一定的优势,原因在于他们的魔法师队伍给了天龙军团士兵很大的打击。   可以说,张烈连最后的老底都拿出来了,他把身边所有的魔法师都派出去了。不过他能够组成一支百人的魔法师队伍,倒是让于凤舞感到意外。   夹杂在天河新军弓箭手队伍中的魔法师给了前面步兵强大的支持,使得天河新军的阵线节节推进,要不是王广的弓箭部队给敌人持续不断的压力,加上龙灵儿和近卫团的威胁反击,天河新军可能已经突破大营的防守了。   看到叶天龙带队赶到,大营中的士兵士气大涨,庆计和范铜各自率部从两边反捲过来,天龙军团开始大举反攻。   见到这样的情况,张烈马上便知道张文西那边的行动已经完全失败了,今次的反击大计已经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如果没有于凤舞的出现,也许可以攻佔叶天龙的大营,给叶天龙一个沉重的打击,可惜功败垂成,虽然这边的攻击佔得一些好处,但张文西那边的失败已经抵消掉了。可惜这个时候,张烈还不知道,张文西所率的战舰已经全军覆没。   撤退的命令下来之后,天河新军开始退出战场,但因为双方的战线交错纠缠,战斗在很多地方是胶着的,他们的撤离,并不能立刻摆脱天龙军团,相反的,天龙军团紧紧咬住他们。   「这里交给我!」张秀雅见状,便向张烈请缨,要求率部留下来断后。   张烈看了一眼依然陷入激战中的队伍,也只有接受他妹妹的提议,他带着大部队撤回天河城,张秀雅率领剩下来的五千名天河新军出任后卫。   而天龙军团这边,因为叶天龙的部队到来,于凤舞发出了反攻的命令,部队全线压上,她自己更是带着龙灵儿和近卫团直扑张秀雅所在的地方。在方纔的攻防战斗中,于凤舞已经判断出天河新军的主将一定在这个地方,现在敌人的阵势已经变得薄弱起来,擒贼先擒王,所以她要亲自出马,尽快结束战斗。   正在努力聚拢部队的张秀雅突然间听到前面发出极大的喧哗,接着天河新军的士兵好像是被一阵狂风吹过,分崩离析,波开浪裂。站在她旁边的亲军不由得发生轻微的骚动。   于凤舞有如天神一般,挺枪跃马,锋芒所向,莫可抵御。在她的身旁,是龙族的美少女,虽然龙灵儿不用刀剑,但她那双纤纤玉手却是比世界上任何的武器都要可怕。紧紧跟随她们的近卫团战士个个如狼似虎,有如一群猛虎杀入羊群,将天河新军杀得四散。   被美女战神的威名所震,张秀雅看到于凤舞如此的气势,再无出手的勇气,立时转身率部撤退。但不料在她收拢部队的时候,叶天龙和庆计已经率领士兵全速杀到,将断后的天河新军分割包围。   一连击杀了五名天龙军团的骑兵,张秀雅冲出了包围圈,但她来不及喘一口气,庆计已经从一边杀过来。   「女人?!」庆计的枪在空中顿了一下,出手缓了下来。但从张秀雅的身边冲出两骑亲军,朝庆计杀去。   「我的枪下不杀美丽的女人,速速下马投降!」   烈焰枪在空中划过一道美妙的弧度,两股血烟飞起,失去骑士的战马从庆计的两边疾驰而过,而庆计却有如浑然不觉,连一滴鲜血也没有沾的烈焰枪指向了眼前正要策马的张秀雅。   强大的气势压过来,张秀雅本能地举起手中的绣春刀,戒备地瞪着眼前这个相貌英俊的敌人。   「你已经无路可退了,下马投降吧!」庆计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可他的微笑看在张秀雅的眼中,却是比毒蛇还要可怕。   将心一横,张秀雅拍马狂冲,但一连数刀下去,都被庆计一一架开,根本无法杀开一条退路,反倒让自己退了两步。后面的天龙军团士兵此刻一拥而上,趁张秀雅立足未稳,刀枪俱下。   看到龙灵儿的身影在天龙军团的士兵中一闪而过,庆计不由得在心中暗暗叫了一声:「可惜!」他知道龙灵儿才不做什?怜香惜玉的事情,而张秀雅的功夫和龙灵儿又相距甚远,结果可想而知。   天亮的时候,大营的战斗完全结束,天河新军固然损失了五千士兵,但天龙军团也付出了相差无几的代价,特别是前锋营被突破时,人员和物资的损失都相当可观。   清点完毕,叶天龙忍不住大为光火,出战青州以来,他还是第一次遭到这样的打击,如果不是于凤舞挺身而出,说不定连大营也要丢掉了。   而对于天河城中的张烈来说,这次偷袭战也是得不偿失,自己的妹妹张秀雅和手下的大将张文西都战死,又损失了水师的大批战舰,现在真的只有困守天河了。   日出的时候,叶天龙便催动大军开始发动攻城战,这一次不再是试探性的攻击,而是大举出动,一时之间,天河城下兵马如蚁,杀声震天。   天河城上的天河新军忙着发射巨弩飞石,空中箭如雨下,劲矢如蝗,蓦然间,大地发生了轻微的震颤,连护城河里的水都开始翻腾起来。   「怎?回事?发生什?事情了?」天河新军的士兵和天河城中的居民惊疑难定。   站在张烈身边的魔法师倏然脸色大变,惊叫道:「魔法,是天龙军团有人在用魔法攻击城墙!」听到这个,张烈反倒放鬆下来,用魔法轰击城墙,很多的战争中都用过,但大多是採用攻击性极强的雷电系和破坏性极大的暗系,所以,在修筑城墙的时候,都加了这两种魔法的防护,只要一经启动,就算是强大的策法师也难以给城墙造成多少大的破坏。   受命前去启动魔法防护的魔法师很快跑了回来,神色怪异地说道:「他们用的是土系的魔法,通过大地的传导,我们的魔法防护对它没有作用。」张烈愣了一下,再看那些魔法师更是面面相觑,从来没有一个魔法师用土系的魔法攻击过城墙,而且天河的城墙厚达五尺,又是双层的,用土系魔法怎?可能动摇其根基呢?   正在惊疑不定的时候,大地的震颤益发的剧烈起来,随后一阵天崩地裂的巨响在天河城的东南部响起,高大的城墙轰然倒下一大片,烟尘直冲云霄。   「城破啦!」   「城破啦!!」   守城的天河新军士兵惊慌失措,而天龙军团的将士却是振奋激昂。   叶天龙一马当先,从城墙的破口处杀入,一个冲错便将七八个天河新军士兵斩成两半。在他的身边,天龙军团的将士源源不断杀进来,异常残酷的争夺战就此拉开。   天河新军要将冲入城的天龙军团赶出去,而叶天龙他们则是要杀进去,双方在不到三十步的破口正面疯狂地厮杀。人喊马嘶,涌动如潮。双方都几乎是挤压在一起,放眼望去,全部是密密麻麻的士兵,甚至有些连刀枪都来不及递出去,就身不由己地被后面的人推上去,成为一堵肉墙。   在这种的情况,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也只有一步一步杀进去。叶天龙将自己的武技发挥到淋漓尽致,每一剑挥出去,就有成排的敌人倒下,但出现的空缺却很快就有更多的敌人填补上来,而且他们脸上的神情各异,有疯狂,惊慌,无助,绝望,但在这样的战场上,他们别无选择,只有在上司的驱赶下向前冲。   「都给我让开!」打得火大的龙灵儿终于按捺不住了,她一声暴喝,身遭涌出一股强烈的龙气,「地龙旋舞」的绝招再度出手。   站在她身边的近卫团战士早已知趣地往后退了数步,因为他们见识过自己团长的绝技,这种打击範围极大的绝技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不知厉害的天河新军士兵刚刚冲上来,就被突然爆发出来的高度密集的龙气旋风击中,血雾腾起有如烟花一般,一下子,龙灵儿的身边除了血肉碎块之外,空出了一大块地方。   强劲的龙气旋风继续向前冲击,朦胧中天河新军似乎看到了一条传说中的龙在其中若隐若现,吓得他们胆寒心落。   「真的是神龙?!」   「和我们战斗的是魔龙啊!!」   此刻各种念头一下子从他们的心底泛起,让他们顿时失去了继续战斗的勇气。   看到这样的情况,叶天龙也发出了绝技,一招「风起云涌玉钩斜」,烈火剑在空中爆出璀璨之极的红光,从中疾射而出的两道惊电,恍若半空出现的两轮血红色的弯月,一左一右循着奥妙的路线旋转呼啸。   这是叶天龙第一次真正完全施展出这一由风月真君所创的绝技,因为获得了强大的力量,又经过这段时间和两个少女的高强度练习,使得他对这一招有了更多的认识,其中的微妙之处也让他体会出不少来,虽然还不能发挥出十成的威力,但也有了近七成的威力。   而这七成的威力对于眼前的敌人来说,已经是一场灾难了。血红色的弯月所到之处,天河新军有如被割除的稻草,成片的倒下,鲜血飞溅,身首异处,根本无法躲避,而夹杂着烈火的风雷四下飞舞,更是击得他们惨叫连连,整个场面有如人间屠场,烈火的地狱再现。   龙灵儿和叶天龙一左一右,一口气冲到了敌人的纵深处,那些个正在指挥士兵前冲的敌将根本无法与他们抗衡,一个照面便全部横尸地上。随着敌将的死亡,天河新军的士兵全部一哄而散,四下逃命去了。   天龙军团的大军趁势大举涌入城中,战火开始在城中蔓延开来。   此时张烈正好带着大批的后备队赶到这里,看到这样的情况,马上下令手下士兵向前迎击,同时斩杀了数十名逃兵,逼迫他们返身再度与天龙军团交战。   「张烈!你受死吧!!」   正在混乱之际,一声断喝在乱军中响起,有如晴天霹雳,震得众人耳中一片嗡嗡作响。   张烈抬头一看,顿时猛的一震,只见一道血红色的光华匹练有如划破天际的血色流星,瞬时便将自己眼前的整个天地充满。   一霎那之间,张烈感到自己的眼前再也看不到别的东西,天地之间似乎就只剩下这一道无穷无尽,带着炽热火焰的惊电呼啸而来。   列阵在张烈前面那层层迭迭的天河新军士兵在这血红色匹练的冲击下,有如波开浪裂,四下飞跌。其势之疾,其速之快,简直让人多转一下念头的时间都没有。   感到自己的眼中一片的血红色,张烈又惊又怒,但更多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这一刻,他的心中居然会泛起一股无力感。   为了提气,更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在血红色的光华近身之际张烈发出了厉吼。   光影漫天,劲气八方旋击,剑啸震耳,金虹银芒飞腾扑击,几乎完全看不清人和剑的实影,只有触剑和错剑的怪响刺耳,令人闻之心血为之凝结。   一声狂叫,剑气一敛,人影乍分。叶天龙的人影现出,迫进两步,马步稍乱,眼中冷芒闪闪,额上冒着汗珠。   张烈却是呆呆地坐在马上,胸口处沁出血珠,持剑的手在微颤,脸上的神情更是怪异无比。   一瞬间,沸腾的战场好像突然间静止下来,所有的人都似乎是在等待什?事情一样的看着,叶天龙和张烈的这一交手,到底谁胜谁负?   张烈的身形慢慢晃动起来,连人带马一起在摇晃,蓦然,「砰」的一声,血雾腾起,直冲半空。所有的天河新军将士发出了不敢相信的惊叫声,他们的主帅,一个身手高超,敢向大陆十大高手叫板的高手,居然会连人带马被叶天龙的一招斩成数块,这简直是太可怕了!   「哇!那家伙是个血色杀神!!」   一下子,所有的天河新军将士全部一哄而散,天龙军团的将士则是士气大涨,很快就完全控制了整个天河城。   在经过叶天龙的身边时,龙灵儿本来想说什?的,却看到叶天龙抬起头来,望向空中,口齿微微启动市场,而他的眼中更是有一些晶莹的东西闪动,她便不再多言什?,而是默默地指挥士兵朝前追击。   任何神奇的剑法,如无精纯浑厚的内力驭使,碰上造诣超人的对手,同样无用武之地,因为只有招数没有力量的攻击,在对手强大的力道压制下,是发挥不出多少作用的。   但现在叶天龙有了强大的力量,再施展奇绝的剑法,而他对张烈又是愤恨之极,诸般因素加在一起,爆发出的威力是非常可怕的,他使出的三大绝招中的最后一招「惊风覆月天地倾」发挥出了九成的威力,声势自然骇人听闻。   偏偏张烈在叶天龙出招的时候,正忙于组织部下回击,压制惊慌失措的士兵,来不及发挥自己的全部实力,而且他对叶天龙的估计还停留在青峰山的时候,没有计算到叶天龙已经进步到和自己相差无几的程度。   就这样,一个是大意之下,一个是超常的发挥,所以使得本来相差无几的对手会在一招之中分出生死。
上一篇:艳鬼开斋 下一篇:一家团聚